第A01版:常州新闻·要闻
 第A02版:常州新闻·综合
 第A03版:常州新闻·特写
 第A04版:常州新闻·大千世界
 第A05版:企业中高层参考
 第A06版:中国新闻
 第A07版:中国新闻·国内
 第A08版:国际新闻
 第B01版:常州新闻·民生人文
 第B02版:投资理财
 第B03版:文笔塔·记忆
 第B04版:娱乐·体育
 第C01版:健康周刊
 第C02版:健康卫士
 第C03版:健康沙龙
 第C04版:健康生活
第B03版:文笔塔·记忆  
    标题目录
张太雷:为党的合法身份而战
在水一方西直街
扳 罾
约园约成林
七十年代的交通工具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2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1年3月1日
龙城记忆 / 薛焕炳
约园约成林

薛焕炳

  图为约园内的曲桥与亭。 陈亮摄

  历史上常州的私家园林,恐怕约园位于六园(近、意、半、暂、未、约等园)之首。我曾见过清初史学家赵翼后裔家藏的一幅绘于咸丰年间的《约园图》。图跋中这样描绘:约园者,曾王父之别墅也。中其二十四景,七十二峰……昔日花晨月夕之地,台榭竹木之胜,图以复旧观也。园历门而入,右有高阁,曰文昌阁,北有轩绕以怪石,曰程红新馆,有亭曰米拜亭,再北者有广厦面东前,后石搁四十二峰山房,再北有红梅百本,曰梅坞风清,折而西,有阁,广植木樨,曰阁袭天香,旁有石室,曰仙人洞,西有山,曰南山,有亭,面山,曰南山涌翠亭,有古松……西有洲,环以水,即西园秋赏处也。自梅坞风清,逾石梁观鱼,为云溪水榭,西为竹圃,有桥以达南山……

  洋洋洒洒,500余字的长跋,题于《约园图》上,此文此图,再现了150多年前这座常州私家园林的风采。直到现在,约园内仍是古木参天,大树成林,一片绿荫。这是在常州不多见的,大有城市山林之貌。

  约园,始建于明,为官府的养鹿苑。历代帝皇建有鹿苑,多半是狩猎之用;地方官府建鹿苑,不知何故。清乾隆年间,这里成为中丞谢旻的别业,也称“谢园”。这个谢中丞为政有何建树,尚不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此时的谢园已具规模。不知何故,谢氏后人于道光年间将此园卖给了赵翼之孙赵起。此时的“约园”,面积近20亩,经主人一番精心构筑,已有一番形胜,在江南私家园林中不算是个小园。

  约园的绝妙之处,在于得到江南叠石高手、常州园林大师戈裕良的指点。园中花木扶疏,清流四环,一时名闻江南。园内梅坞清风、小亭玩月、石梁观鱼、烟浮瑶台、疏篱访菊、城角风帆等二十四景,着实让人留恋。但不知是主人的谦虚还是有意不想张扬,只给了“约略成园”的名称。

  不论二十四景还是七十二峰,约园以叠石见长,以曲水闻名。一池秀水环绕山壑之间,用湖石、石笋堆砌的七十二峰凸兀林中,踏进此园,大有栖身山林之感。今天的约园虽已难见昔日模样,但从遗留的痕迹中可以想象,当年的约园就是今天苏州的环秀山庄,甚至规模更大,手法更绝。因为,环秀山庄同样出自大师戈裕良之手。可以相信,大师在常造园,拥有地利之便、人和之势,一手指导的约园在邑人面前绝不会逊色。

  可惜,清咸丰十年(1860),太平军攻占常州,那位举人出身的赵起率领团练企图守住城厢。最终,寡不敌众,州城陷落,约园亭台楼阁全毁,赵起及家人为不落入敌手,全家39人投入园内池中,无一生还。以后,约园也随之衰败。直到光绪末年,赵家有一徐姓太太(徐小妍)在废基上重修此园,使约园保留了部分模样。

  说到赵起,不论今天对太平天国那段历史如何评价,赵起有一点还是值得敬佩的。赵起为赵翼之孙,出身书香门第,虽未求仕进,但身居约园,以文瀚自娱,工词,善画,擅绘兰花,并将园内二十四景每景作词一首。今天,我们仍可以从赵起的《约园诗稿》中领略当年的情景。咸丰三年(1853),太平军突破江南大营时,赵起协助创办常州保卫局,组织团练。咸丰九年(1859),常州失守,两江总督、武阳知县、常州府署官吏都携印逃离,而这个赵起,仍守城阻敌到最后。面对太平军还大声疾呼:“创议守城者我也。”旋以头撞石卒,大有士大夫宁死不屈之精神。赵起生前著有《约园藏墨》、《约园词稿》10卷等。

  民国初,约园仍由赵氏家族管理。幸运,我见到了几张摄于清末民初的约园旧影,虽说是照片发黄,画面残缺,品相不佳,但约园韵味犹存。更可贵的是,其中一张反面还留下这样的字样:民国八年三月潜仕专修馆全体摄于家园中。既毕,是君光荣邀集同学再摄影于石桥上,舍弟伯贞亦在其中共十人焉。书者为赵漳。

  只是到民国二十年后,武进县政府在这里设县立医院,解放后又改为常州工人医院、第二人民医院,从此,约园成为常州城内一方医术之地。

  不过,据赵家后人介绍,到1949年解放,赵家(约园)的地契上还有19.14亩土地,政府每年向赵氏征收契税。此时的赵家经济已经衰弱,难以承受一年一度的税赋,于是,在1953年将约园送给了国家。

  遗憾的是,这座已有数百年历史的园林已难见昔日辉煌。随着医院的逐步扩大,残存的约园只能是院进园退,虽说是恢复了一些景点,但高楼四起,古风不再。连赵起留下的那些祖宅也在前几年被拆除,赵氏后人一场官司未能保住最后的宅第栋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