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日报头版
 第A02版:常州新闻
 第A03版:文笔塔
 第A04版:国内国际新闻
第A02版:常州新闻  
    标题目录
2万多名青少年参与
最差村庄变成最美村庄
明确三大举措
实现减排目标
重拳整治
“三无”船舶
省文化厅领导来常调研文化产业
农机享受上门服务
成立“少数民族职工之家”
金坛拥有45个优质服务品牌
五粮液“百年老店”进驻常州
“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图片新闻)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2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1年8月21日

“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上接A1版)

  问渠哪得清如许

  吸引着夏宁镜头的不止满目苍翠,还有清秀的河道水域。

  这一点,姚春林更有发言权。

  老姚一家三口都是运河上的清漂工人,他自己更是已经在常州的河道上干了13年。

  13年来,他见证了常州运河水道逐渐变清、变“亲”的过程。“现在的运河水质明显比前几年好了很多,河里经常可以看到鱼和螺蛳,天气好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在河边钓鱼。”老姚这样说。

  常州市的市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清水工程”于2006年1月全面启动,并连续多年列入全市为民办实事项目。5年多来,常州共投入20多亿元,采取“一河一策”,有针对性地开展“控源、活水、截污”,综合治理了市区172万平方米的60条主要河道。市河沿线排放污水的406家企事业单位完成整治,市河排污口从582个减少为130个,每天向市河直排污水由9.65万吨降低到1.44万吨,中心城区河道水环境质量得到了全面改善。

  原先的“龙须沟”变成了景观河,曾经散发的阵阵恶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河水中自由游弋的鱼。仅沿河直接受益的居民就多达20万人,市民对清水工程整治效果满意率高达91%。

  既要让水清,还要让水“亲”。

  在清水工程的基础上,常州市以“现代、亲水、生态、文化、经济”理念打造出的“三河三园”亲水之旅从2010年5月起面向市民开放。

  老姚负责清理的关河水门桥到青山桥段,正处于“三河三园”三段十八景的第一段。他每天都可以看到或是一家老小、或是三五好友、或是外来游人,坐着“水上巴士”来来往往。

  曾在晚上坐船游览过“三河三园”的赵祥林老先生对那次旅程回味无穷:“那个灯光啊,真是漂亮!没想到常州的夜景也这么赞刚!”他竖着大拇指,连声说“好”。

  爽借清风明借月

  新亚化工老厂区曾是一家拥有40多年历史的老企业,但在去年,这位常州市经济发展的老臣,却由于设备陈旧、管网老化、生产技术及产业类型与我市环保要求越来越不符而被关停。

  近年来,我市共关闭污染型化工企业946家、印染企业78家、电镀企业4家;淘汰4座共计1020立方米的高炉,淘汰落后炼铁产能40万吨;拆除51条水泥机立窑生产线,淘汰水泥落后产能456万吨;关停燃煤火电机组443兆瓦。另一方面,对高耗能的传统项目从严审批,杜绝不符合产业政策的项目落地,大力推行规划环评,从源头上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4年来共劝退不符合环保要求的项目626个。

  我市在钢铁、火电、建材、化工四大高能耗行业,重点深入开展节能、降耗、增效活动,成效显著。

  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寻求新型产业替代、清洁生产、节能减排之路。常州伊思达在开拓原有纺织领域新技术之余,转型生产污染更少的锂电池;常州高尔登原本是一家印染企业,目前已成功转型为一家机械企业;常州旭荣针织印染有限公司按照欧标,购进高新低耗生产设备,使生产耗能减少近30%,成为常州地区节能减排的标杆企业……

  全市“十一五”期间,共完成化学需氧量减排项目507个、二氧化硫减排项目72个,累计削减化学需氧量2.97万吨、二氧化硫4.07万吨。

  而近年来我市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动漫、信息、物流等现代服务业的举措,推动了全市产业结构的优化,更保障了在生态环境上不欠新账。

  不仅如此,我市还在优化产业布局上下大工夫,建成了全省首家省级生态工业园区——钟楼开发区。截至目前,武进经发区、金坛经发区、天宁经发区已经通过了省级工业生态园区考核验收,常州高新区正在申请建设国家级生态工业园区。

  大气治污的“蓝天工程”是我市大力推行节能减排的主力阵地和集中体现。除了开展重点化工区废气整治,常州还在中心城区66平方公里范围内建设“高污染燃料禁燃区”,对建设工地扬尘进行治理……

  “空气变好了,天比以前更蓝了。”无论是赵老先生,还是夏宁、老姚,以及许多其他市民都不约而同这样说。

  一份新近出炉的公报显示,2010年,常州城市空气API指数优、良天数达343天,三项主要污染指标的年均浓度均符合国家二级标准。这无疑要归功于大力、有效的“蓝天工程”。

  5年以来,常州的生态面貌每一天都在变新。

  德国诗人描绘的美景——“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正逐渐在常州这座古老又青春的城市成为现实。

  本报记者 唐文竹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