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日报头版
 第A02版:常州新闻
 第A03版:文笔塔
 第A04版:国内国际新闻
第A03版:文笔塔  
    标题目录
善 用 大 脑
新书速览
乌勿阑珊白勿湜
重塑理想和价值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2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1年8月21日

重塑理想和价值

吴振宇

  读《苦难辉煌》,我思考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在面临那么巨大的苦难和困难的时候,我们的共产党人为什么能够坚持理想并且能够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我们今天看八一南昌起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那是知道了结果的过程,而事实上,当时的革命形势却是危如累卵,好几次都走到了绝境。

  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共产党人,仍然投入到这一事业中来?比如贺龙,南昌起义前他就是国民党暂编第二十军军长,位高权重,为什么还要去参加一场流血牺牲并且前途未卜的起义?比如朱德,南昌起义后的主力部队在南下广东途中遭遇失败,由他带领的少量阻击部队在血战三天三夜到达天心圩时,仅剩下800余人,当时缺医少药、断粮断炊,革命前途一片黯淡,许多营团级干部都开小差当了逃兵,为什么他依然能够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并且把革命的火种带到了井冈山——这才有了后面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红十军团军团长刘畴西,兵败被俘后,蒋介石派刘畴西的黄埔同学及教官前后劝降十余次,许以高官厚禄,刘畴西不为所动,最后慷慨就义。其手下师长胡天桃,据原国民党军官王耀武回忆,被捕时“上身穿着三件补了许多补丁的单衣,下身穿两条破烂不堪的裤子,脚上穿两只不同色的草鞋,背着一个很旧的干粮袋,袋里装着一只破洋磁碗,除此以外,别无他物,与战士没有什么区别”。

  每读至此处,我都有种想流泪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红军,我们的师长,他们在个人身陷囹圄的时候,依然关心着国家的命运和前途。王耀武劝降:“蒋委员长对你们实行宽大及感化教育,只要你们觉悟,一样得到重用。”胡答:“我认为只有革命,坚决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及军阀,中国才有办法。”王又说:“共产主义不适合国情,你们硬要在中国实行,这样必然会失败的。”胡答:“没有剥削压迫的社会,才是最好的社会,我愿为共产主义牺牲。”

  隔着75年的历史烟云,我依然能够看到这样一群意志坚定、忧国忧民的红军将领的赤子之心,他们为了苍生百姓,为了心中的理想和信念,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用自己的身体力行,顶起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脊梁。

  正如金一南所说:任何民族都需要自己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种深刻的悲剧意味:播种,但不参加收获。

  我希望今天的我们,能够或多或少地把这种英雄情结继承下去,至少,我们还是应该拥有这份共同的理想和信念,我们是共产党人,我们来自于普通民众,真心实意地为百姓造福是我们不懈的追求。一切人都没有高高在上的资本,公平正义、平等自由是社会价值的基础。我们需要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扬先人后己、大公无私、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的奉献精神,进一步做一个有理想有追求有价值的人,少一点物欲,多一点精神,少一点冷漠,多一点感动,少一点荒芜,多一点热血和激情。

  狄德罗说:除去真理和美德,我们还能为什么事物感动呢?把他的话反过来设问:若除去个人富足便不再为其它事物感动,该怎么获得挺直身躯的脊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