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常州新闻·要闻
 第A02版:常州新闻·民生人文
 第A03版:常州新闻·市场服务
 第A04版:现代教育
 第A05版:现代教育
 第A06版:中国新闻·国内
 第A07版:国际新闻
 第A08版:常州新闻·运动休闲
 第B01版:常州新闻·社会现场
 第B02版:文笔塔·记忆
 第B03版:周边社会
 第B04版:娱乐新闻
 第C01版:健康周刊
 第C02版:健康卫士
 第C03版:健康沙龙
 第C04版:健康生活
第B02版:文笔塔·记忆  
    标题目录
我珍藏的
“红梅牌”照相机
常州流行语——
商贸、市场篇
画 展
许振球:
76年前兰州空难中的常州烈士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2
3上一篇  
2014年8月19日
常州之子 / 徐霞梅
许振球:
76年前兰州空难中的常州烈士


  许效约从兰州父亲的坟上带回泥土,放到了爷爷的墓地,寄托哀思。

  辛亥革命时,上海马桥人钮永建任总司令的江浙革命联军,攻打南京天堡城,常州人钱化佛冲锋在前,前胸中弹,却被怀表所挡,竟然毫发无损。因其战功卓著,受到中华民国政府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接见与嘉奖,这个故事在民间流传甚广。

  其实攻打南京天堡城的江浙联军中,还有常州人,这就是武进雪堰镇曹家村杨树下的许家兄弟许德宽和许德惠。

  许家兄弟自幼习武,举石锁练臂力,骑马射箭百步穿杨。许德宽还曾在老同盟会员钮永建创办的上海马桥志刚学堂学习军事常识,专修炮兵科。1911年11月初,攻打南京天堡城时,许德宽率先开炮,掩护步兵冲锋,为攻克天堡城立下汗马功劳。1912年元月,中华民国成立后,许德宽和许德惠兄弟俩担任了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的传令官,孙中山外出时,许德宽和许德惠就在左右护卫,直到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成果,孙中山辞去总统前往广东。1913年,二次革命时,许家兄弟参加了钮永建为总司令的义勇军,攻打上海兵工厂,反袁失败后,钮永建去了日本,许家兄弟则回乡务农。1927年经民国元老,同乡吴稚晖引荐,许德宽在上海兵工厂担任护厂队队长,直至告老回乡,1950年,77岁的许德宽无疾而终。

  1939年5月,60岁的许德惠在儿子许振球为国捐躯一年后,积郁而逝。

  许振球就是1938年3月16日的兰州空难中,牺牲的抗日空军机修人员。

  许振球的儿子许效约说:“祖父辈两兄弟为推翻满清出过力,到了父亲这一辈,许家又有一对亲弟兄为抗战出力,那就是我的父亲许振球和伯父许振国。”

  伯父许振国天资聪颖,从小读书成绩就好,父母见长子天赋甚佳,就倾其全力供其读书,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许振国在浙江笕桥机场工作。老二许振球天性忠厚,不善言辞,是个只晓得死做的老实头人。看到父母为供哥哥读书付出已经很多,再要栽培自己也是力不从心,他在雪堰读完初中,就到常州城里的中华铁工厂当学徒(1960年更名为牵引电机厂)。许振球学技很用心,三年期满,就到无锡丝厂去做修理机器的机匠,所得薪酬就给父母维持家用。

  1932年“一·二八”第一次淞沪抗战,中国空军首次对日空战,空战中击伤敌机两架,起到了阻挠敌机轰炸上海的目的。通过这一战,国民政府更加意识到空军在战争中的重要性。为此加大了培养飞行员的力度。中央笕桥航空学校规定每期招收100名年龄为18至24岁的男青年,在笕桥机场工作的许振国便动员许振球前去报考。

  许振球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又和机器打过多年交道,进了航校很快就学会了开飞机和修飞机。曾被派往江西南昌参加飞行表演,观看表演的蒋介石,对飞行员的精湛表演大赞赏,当面嘉奖,许振球也在其中。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中央党部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等主要党政机构都移驻武汉。中共中央也派董必武到武汉筹办“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和“湖北省工委”。武汉成了国共两党领导全国抗战的中心。

  1937年9月中旬,日本不断对武汉狂轰滥炸,国共两党提出了“保卫大武汉”的口号。那时,美国对中国抗战持旁观态度,国民政府只能向与中国接壤的前苏联求助。

  前苏联同意对中国进行军事援助,并由前苏联空军领导人拉克杰诺夫和斯木什盖维奇,直接领导援华志愿人员的挑选和编组工作。支援中国的飞机、战车、火炮及军事技术人员星夜兼程运往甘肃兰州,再从兰州转运到武汉等各个战区,兰州成了前苏联援华物资和人员的集散地。

  这时,许振球就在兰州专门接收前苏联援华飞机,负责飞机的装配和检修。

  1938年3月16日,中国空军飞行员郭家彦和张君泽驾驶着一架前苏联TB轰炸机改装的运输机,从兰州飞往武汉。飞机上有阿列尼科夫·彼得·伊万诺维奇大尉,罗曼诺夫·费德尔·谢苗诺维奇中尉等20名前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成员。

  中国方面有俄语翻译,无线电专家,空军飞行员,航空机械士等18人。其中飞行员和航空机械人员更是武汉方面亟需的后勤力量。(当时国民政府在南京、南昌、洛阳、广州、杭州和重庆都建有飞机修理厂,全国共有飞机修理人员700多人)

  每次空战打下来,飞机检修是头等大事,发现问题,立即送往修理厂抢修,机械人员日以继夜的抢修,飞行员则翘首以待地盼着,往往是修好一架,经过试飞,就立即升空参战。航空机械师肩负的重任,并不逊于直接参战的飞行员,飞机上38名人员,虽然职能各不相同,但都担负着保卫大武汉的军事使命。

  26岁的空军中尉郭家彦,河北献县人,空军军官学校航炸班第一期毕业生。历任空军侦察第一飞航队飞航员、第五队队员、空军第八大队第十队分队长,参加过多次空战,飞行技术过硬。是1602号T.P·3号运输机的主驾。副驾驶是24岁的空军少尉张君泽,四川灌县人,中央航空学校第五期毕业。历任中央航空飞行教官、空军第八大队第十队少尉本级队员,飞行技术同样过硬。

  1602号T.P.3号运输机从兰州拱星墩机场起飞,飞过黄土高原,一切都很正常,照此航速,完全可以在预定时间飞抵武汉。

  飞到平凉上空时,飞机突然剧烈地晃荡起来,引擎也发出了异响,机舱里有了烟味。副驾驶张君泽脱口而出:“不好!发动机出故障了!”平凉没有供TB轰炸机降落的机场,能降落的只有拱星墩机场。

  郭家彦果断决定:返航!返回拱星墩机场!38个人,悬着的38颗心!飞机摇晃着继续飞行,距拱星墩机场越来越近了,可是,来不及了,发动机起火了,熊熊烈焰使飞机瞬间解体……

  38个人,似38片树叶纷纷从空中飘落、坠地……

  空难发生后,航空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在失事现场,了解事故原因,处理殉难者的后事。38人无一生还,尸体焦化无法辩认,在一具遗骸旁的皮夹子里,发现一只刻着许振球名字的金戒指,这一年,许振球28岁。

  战争年代有着许多无奈,前苏联援华是中苏两国之间的秘密,避免前苏联与日本的关系恶化,避免引起国际纠纷,是这次空难不能公开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在于:空难使中方军事力量蒙受的损失巨大,不能给日寇有可乘之机,更不能影响我军的抗日信心,所以国民政府只能保持沉默。沉默,并不代表遗忘,任何一个为抗战献身的英烈,都不会被岁月尘封湮灭。

  许振球牺牲时,许效约才5岁,父亲是什么模样,他没印象,但父亲是打东洋人的空军,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伯父许振国扶养他长大。上世纪50年代许效约毕业于金陵电校,分配到西北工作。1957年秋天,他利用探亲的机会,前往兰州寻找父亲的坟墓。兰州机场的政委接待了他,档案记载着,许振球葬在南山烈士陵园第二排第三穴。扩建机场时,所有的坟墓都已深埋平整,包括那次牺牲的20多名前苏联援华人员。

  许效约征得机场政委的同意,从机场上挖了一包土,小心翼翼捧在胸口,一路默吟着:“父亲,儿子来带你回家了,带你回家了……”

  作者供图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