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民生人文
 第A03版:特别报道
 第A04版:财经科海导航
 第A05版:广告
 第A06版:国内国际
 第A07版:文笔塔乐享
 第A08版:娱乐新闻
 第B01版:健康
 第B02版:健康风采
 第B03版:健康风采
 第B04版:健康风采
第A07版:文笔塔乐享  
    标题目录
走近社会科学
一位“茶痴”的普洱深情
负卿不负众
信里邮来的“家”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2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年6月5日

一位“茶痴”的普洱深情
马联平 文/图
茶舍一角

邂逅一位普洱茶人

周末的午后,偕闺蜜试时装、逛书店,一时起了雅兴,想到长生巷的近园走走。虽然园子美人迟暮,但雕梁玉砌犹在,昔日繁华依稀。

正絮絮感慨时,阵雨如约而至,我们在花径小道中穿梭避雨,竟误入一处幽静小院,但见一位着素色中装的男子,正悠闲地檐下听雨。

“好有雅兴哦!”不禁在心中赞叹。孰料,女友忽然欣喜地叫道:“邢老师。”我定睛一看,认识,在一次雅集上,他一句“与普洱茶一起慢慢变老”语出惊人,而他泡的普洱茶更是醇香甘洌,回味隽永。

原来,这处古色古香的宅院是他的“风龙宝鉴”茶舍。我环顾院子,满目青翠,草木葳蕤,一只虎皮鹦鹉叫声婉转。茶舍内,竹帘垂悬,环境优雅,氲氤着清幽的茶香。

好朋友在茶舍偶遇,自然免不了品茶。周作人曾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确实,从钢筋水泥丛林中抽身,来到这闹中取静的世外桃源,听窗外檐下夏雨滴落,跟熟识的朋友品品茶、聊聊天,多么惬意!

邢老师好客,取出一款叫“昔归”的普洱招呼不速之客。果然名不虚传,汤色橙黄油亮,喉韵沉香鲜爽,细啜一口,一股兰香混合着蜜香在唇齿间悠然荡漾;随着那道暖流沁入肺腑,让人顿感妥帖舒服。

我们忙问这茶为什么这么好喝?没想到,这一问,竟牵出了一位“茶痴”对普洱茶的一片深情。

普洱如人

邢老师本名邢文凯,是常州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专业副教授。

说起与普洱茶结缘,还要追溯到1998年他带毕业生去云南采风。邢文凯说,也许乍一看,会觉得普洱茶颜值不高,但是它的滋味有一副时光成就的美人风骨,是一种醇厚善良交织成的包容,只需轻轻一抿,它的丰满和醇厚,会让你的心底注入暖暖阳光,舌尖回甘久久不散。

正因为如此,邢文凯对普洱茶就像《牡丹亭》里讲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屈指一算,已整整二十年了。

他说起一件事,让我们对他于普洱茶的痴迷惊讶不已。也许前几年“梁朝伟打飞的去巴黎喂鸽子”的微博,会让人感慨人生的诗意与奢侈,无独有偶,邢文凯有一次为了喝两款30多年的普洱老茶,竟也飞到了昆明。那是他朋友在昆明西山办茶会,邀请全国各地数位资深茶人,第一天品主人的老茶,第二天品客人带去的老茶,每喝完一款茶,就换相应背景,有一种武林高手华山论剑的况味,当然没有剑拔弩张,只是知音比肩的仪式感,就像东晋王羲之“兰亭修禊”的流觞曲水,让人油然产生一种棋逢对手的陶醉,不仅是人与人,更是人与茶,那是心灵上的愉悦,精神上的回归。

余秋雨先生认为,普洱茶的滋味在陈酽、透润的基调下变幻无穷,对于老客来说,每种味道的变换会慢慢聚集成他一个安静的“心理仓贮”。邢文凯颇为认同,“喝不同的普洱茶,其实是跟不同年龄和性格的人打交道”。譬如,“金玉天”如学识渊博、风趣幽默的男人,虽然长得稍逊一筹,但像钱钟书、梁思成,哪个不是年轻时其貌不扬,却并不影响他们成为巨匠;而“糯伍”汤色金黄,水线细腻,味道甜醇,像出身名门、貌美如花的才女,让人不由想起林徽因、陆小曼;“冰岛”汤厚挂杯,醇厚鲜美,15泡后仍甜润无比,像一位兰心惠质又雍容华贵的大家闺秀。

他如此一番高谈阔论,让我深深觉得,非雅致清淡之人不能体味其中的妙境,他对普洱茶的一片深情,纤毫毕现!

千万里也要追寻你

如果茶有阅历之分,那普洱茶大约是最辛苦的那种。它成长于高海拔的崇山峻岭中,走过世界上复杂地形的高山峡谷,穿越不同族群、语言和文化区域,经过晒蒸压发酵等加工环节,才得以涅槃重生。它经风霜后芬芳,历沧桑后静美,化成一杯醇香。

邢文凯说,普洱茶得来不易,也就格外珍惜与它的缘分。而普洱茶的布道是由表及里的工程,先爽你的口,再取你的神,最后万千草绿在心间生出芽来。

正因为如此,云南的山山水水像一个巨大磁场,二十年来吸引邢文凯除了教书,就是一往无前来一段说走就走的茶山之旅。每一次去,都是初次。有时,身未动,心已远。

迄今为止,他已跑遍勐海、普洱、临沧等六大茶区,班章、冰岛、易武、昔归等20多个茶山。像今年春天他去云南收茶,20多天行程达3800多公里。

为得到来自普洱茶农的第一手上好古树纯料,他驱车于巍峨群山间,常常险象环生。有时很长一段路都是盘旋着的羊肠山路,一侧是嶙峋山石,一侧是万丈深渊。最可怕的是遇到几次山石塌方,汽车刚开过,后面红尘滚滚,令人回眸色变。有时堵了一周道路才通畅,这对身心对体力都是极大考验。

但好酒不怕巷子深,好茶何俱路途远啊。一见到古茶树,譬如今年去怒江,到一个新开发没几年的茶山,尽管道路险峻,开了一天山路,但一走进一千多亩的古茶园,一看到两千多年的野生古茶树群,心里那种震撼和激动,无与伦比。

有时偶遇一款可遇不可求、一喝眼神就亮的上好茶料,那感觉,真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一切辛劳和坎坷顿时烟消云散。

他说,西南的土地是神奇的,那里山谷青翠,蓝天高远,让人眼界开阔,俗念全消,而那里的人,也耿直善良。有次他和朋友到临沧茶区的懂过寨子看古树,一进门,夫妻俩就要他喝三杯自酿白酒,按当地风俗迎客酒必须喝,他硬着头皮喝下;到了第二家,还要喝;到了第三家,仍要喝。九杯白酒下肚,头晕目眩啊。但意外的是,除了收到心仪好茶,茶农还硬要留他们吃晚饭,说是鸡都杀了,那种盛情和纯朴,让人格外感动!

为练就高超的识茶辨茶能力,他除了行万里路阅茶无数,还潜心研究,经常泡两种同样量的茶作对比,细细品鉴微妙口感。同时不忘初心,以茶会友,以茶交心,用一份真诚和温暖,引得众多茶友闻香而来,大家徜徉其中,乐趣无穷。

听着邢文凯娓娓道来,我不禁对他刮目相看——怎样成为内行?对一件事物产生浓厚兴趣,不论多么辛苦,也要学专学精。

他举止谦恭,意志坚忍,有淡泊高远的境界和荣辱不惊的平常心,尽管身处繁华闹市,内心依然清明简然,以对普洱茶的一腔执著和赤诚,使他自己也像普洱茶一样,在人生的大命题中,被岁月一丝一缕蒸出了香气。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