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民生人文
 第A03版:新闻综合
 第A04版:国内国际
 第A05版:文笔塔赏鉴
 第A06版:现代警务
 第A07版:娱乐新闻
 第A08版:公益广告
第A05版:文笔塔赏鉴  
    标题目录
民族题材雕塑创作的新思维
金坛籍儒医王肯堂与董其昌的交游
在画里能嗅到春雨的气息
笔法精到风格秀逸的《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
这里有体量最大的青铜虎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2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3月11日

金坛籍儒医王肯堂与董其昌的交游

王肯堂(1549-1613),字宇泰,别号损庵,又号念西居士。金坛金城镇人,医学家。王肯堂出身于官宦之家,父王樵是进士出身,官至刑部侍郎。王肯堂平生好学,天资聪颖,工书法,擅石刻,娴习文史;酷爱医学,留心医药方术,博览医著药书。万历十七年(1589)中进士,选为翰林检讨,官至福建参政。与传教士利玛窦有往来。万历二十年(1592)因上书直言抗倭,被诬以“浮躁”
《汉前将军关侯正阳门庙碑》篆额
王肯堂跋《十七帖》(局部)

常州金坛晚明著名的儒医王肯堂,博学广识,不仅在医学上成就卓著,也在律法、佛学、书画等方面有所关注。其性情平和、宽诚待人,故与其志趣相投的好友甚多,如王锡爵、焦竑、韩世能、王世贞、董其昌、钱谦益、汤显祖、袁宏道、陈继儒等人。书画交游是王肯堂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其著作中经常谈及韩世能、董其昌和一部分徽州鉴藏家。王肯堂在京为官时不仅可以和这些精英阶层密切接触,还观赏到了大量的内府珍藏和部分鉴藏家的藏品。这是他社会上书画品鉴能力提高的重要时段。是时,书画流通的频繁也促使王肯堂交往了一大批藏友,即使是辞官归田之后,他仍与故交有往来。

明万历时,仕宦风气对王肯堂与董其昌等文人的仕途生活造成巨大影响。二人爱好虽较为接近,但为官的态度和方式却大为不同。

万历二十年(1592),朝廷在与王肯堂同年的进士中选拔入职馆阁的成员,竞争甚为激烈。《万历野获编》载:“王宇泰(肯堂)为文肃至契,已居馆元。而董思白(其昌)名盖一时,不得见遗。唐完初(效纯)为荆川先生冢孙,乃父凝菴太常,又次辅新安第一高足,用全力图必得。则江南四府已用三八,万不能再加矣。”可见,董其昌和王肯堂皆跻身于候选者之列。时王锡爵主持馆选,王樵与王锡爵私交甚好,王肯堂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而王肯堂却无心于官场竞争,他致信父亲王樵,希望把名额让给他人。“吴人一时并留二人,恐当路难之,必须一人引避。”他不愿与好友董其昌竞争,打算将名额让出。王樵认为儿子庶吉士读书三年,成绩卓著,并且已身居馆员,有足够的资格入选,从多个方面劝阻肯堂不该放弃。这年三月,王肯堂入选馆阁。

董其昌和王肯堂仕途生涯类似,一生中大多数时间赋闲在家。但是由于二人的性格和为官方式的不同,使得两人在仕途生涯上不同。相比之下,王肯堂性格直率,没有像董其昌那样圆滑,反复出入于官场杂流之中——一觉政治风气不对,便辞官归隐;当时局稳定时,又买官再进入官场。

但二人在其他方面有同样的嗜好,如禅学佛理、书画鉴藏,这让二人可以交流往来。王肯堂与董其昌等在翰林院任职期间的馆师韩世能,曾详细记录了万历十九年(1591)十月,与学生共赏《文姬归汉图》之雅事,时王肯堂和董其昌皆在场,一同赏鉴,品第甲乙。董其昌也在其文集中提及登韩府之门,借观大量书画名迹之事。

韩世能有时也不愿借藏品给董其昌。董其昌为摹刻《戏鸿堂帖》多次想借观韩府名迹,但是韩氏爱惜藏品,又考虑到董氏人品,怕借观不还,于是随笔临之交于董其昌,但是董其昌却不分真假,收入帖中。

《郁冈斋笔麈》曾记载了王肯堂于翰林院为官时,有一古董商持一卷《澄清堂帖》给二人看的事:“余在翰林时,有骨董持一卷视董玄宰,玄宰绝叫,以为奇特,余告以吴江本,玄宰乃亟就王君求之,王君遂珍祕,不复肯出,无何王君物故,闻近亦归太仓王荆石先生。”董其昌见到该帖可谓惊喜,已经有购买之心。而王肯堂见过此帖,告知此乃“吴江本”,古董商得知此帖之珍贵,遂不肯出。万历丙戌(1586)九月,王肯堂到吴江时,曾得观《澄清堂帖》十余卷,字画流动,笔意宛然。后万历二十五(1597)年秋,访王锡爵先生,“出以见示,则已亡失太半矣。玄宰钩数十行附《戏鸿堂帖》末,无复笔意,后跋以为贺鉴手摹南唐李氏所刻”。《澄清堂帖》传至王锡爵手中,已经亡佚。董其昌为了能长期观摩此帖,遂钩摹数十行附在《戏鸿堂帖》末,王肯堂严肃地批评《戏鸿堂帖》丢失了原帖的笔意。

万历十九年(1591)是王肯堂在京为官的第三年,焦竑、董其昌、王肯堂三人共做一件书事。翰林院修撰焦竑撰文,庶吉士董其昌书丹,检讨王肯堂篆额,共同书写了《汉前将军关侯正阳门庙碑》,立于正阳门瓮城关帝庙。“有董太史书焦太史所撰碑记,时称二绝。”时人专攻篆隶之人并不多见,而王肯堂好古,于篆隶书用功颇多,此事也能反映出时人对王氏篆书的肯定。

王肯堂曾收藏《长风帖》《贤室帖》《飞白帖》三帖,在史馆之时常与董其昌品鉴把玩。“昔在史馆,同年王检讨尝携此卷视予,解‘状谓’二字曰‘壮温’。检讨深于医理,其语当不谬,后有‘睿思东阁’小玺,盖宋时大内宝藏,虞氏天球也,来初学宪重还旧观。今日于名园展玩永日,大可消暑,当辟尘犀,诚为厚幸。”王肯堂解释“状谓”二字为“壮温”,董其昌认为有道理,并称此卷出于宋内府。董其昌这段跋文题于万历庚午(1630)六月,此时王肯堂尘归于土。此卷有学者认为是米芾临本,王连起先生认为宋高宗临本,众说纷纭。

自王氏辞京官之后,书画交往就没有那样频繁了。《韵石斋笔谈》记载过董其昌过访郁冈斋之事:“董思翁于万历甲辰岁,游茅山,过访宇泰,批阅此图(《天池石壁图》)极其欣赏,以为烟云生动,林壑虚闲,诚笃论也。”董曾于万历二十四年(1596)作《仿黄公望天池石壁图》一卷。八年以后,游茅山时专程拜访故友,从王肯堂处见到黄公望的《天池石壁图》真迹。董其昌之山水得法于黄公望,能得观此图乃平生之愿。 高树浩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