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热点·深观察
 第A03版:城市·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市·微社会
 第A06版:城市·大讲堂
 第A07版:城市·新视界
 第A08版:专版
 第A11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12版:毗陵驿·连载
 第A13版:证券·咨讯通
 第A14版:时事·今看点
 第A15版:时事·揽九州
 第A16版:文娱圈·影视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标题目录
老街上的味道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城事·档案柜征集令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下一篇4 2018年2月10日
经开区东街的粉墙黛瓦,承载着人们的记忆与过往
老街上的味道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东街上承载了很多人的记忆
顾卫民传承老一辈工艺,做的大麻糕很受欢迎。
这家包子店的蒸笼都有三十多年历史了。

人的味觉总是很奇妙,我们不一定会记得山珍海味,却一定记得小时候的味道,永远不会忘却家乡的味道。作为常州著名的老街,常州经开区东街历史悠久,承载着人们的过往与记忆。在这里,除了粉墙黛瓦老房子和店面,老街的味道,更是让人牵肠挂肚,回味无穷。老街附近,总能看到结伴而来的资深吃货、外地返乡游子循着记忆中的味道走走停停,回味几十年的味觉记忆和情感记忆……

那时候,周边乡下人喜欢到这里“上街”,进行买卖交易

京杭大运河经开区段有一条临河老街,东起500多年历史的万安桥,西到普济弄,几百米的老街上,粉墙黛瓦的老房子错落有致。老街上,一些房屋的木结构已腐烂,透风的木门窗,对着古老的运河,诉说着过往的历史;老街上,老桥、老电杆、老秤店、老理发店,晒太阳的老人和卧在道板慵懒地眯着眼睛的小狗,让这里充满了悠闲的生活气息。

“时间倒流几十年,这里是常州最繁华和最繁忙的地段之一。”53岁的王伟荣是土生土长的戚大街人,近年来,他一直关注东街老街文化,在他的记忆中,至今还保留着儿时东街繁盛的场景。“当时,这里水路畅通,是运河上重要的码头和货物集散地。周边洛阳、横山桥、崔桥等周边的几个乡镇的乡下人,喜欢到这里来买卖交易,俗称‘上街’。所以,那时候,这边的人说‘上街’,就是指上东街。”

街上,吴义兴面馆、德兴菜馆、三元面馆等美食老店让王伟荣记忆深刻。“尤其是吴义兴面馆,能吃上这家面馆的猪头肉面真是一种享受。”

一些老美食店消失,猪头肉面馆让他一直记在心底

王伟荣回忆,当年,每逢农历的“二、四、七”,周边乡下的人都会到东街“上街”、“赶场”。他听老一辈的人讲,“上街”也有讲究,一般是上午到吴义兴面馆吃碗猪头肉面,下午到清华池洗洗澡,之后到红光书场听说书。这日子,光是听听都觉得惬意得很。

“其中,吃猪头肉面尤为重要,一是到这里交易卖猪的乡下人特别多,猪头肉面生意很兴隆,再一个是当时物质生活还不发达,吃一碗这样的面属于大餐了。”时过境迁,那些老面馆、老浴室、老书场都已经不存在了。

但是,让王伟荣久久不能忘怀的还是那碗吴义兴猪头肉面。“老卤熬制的面汤,再来一份猪头肉,那味道真是很怀念。”

王伟荣说,吴义兴面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运河拓展而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德兴菜馆、三元面店等老店。“现在,在东街附近,已经找不到那种猪头肉面馆了,那种老味道也难以寻觅了。”

坚持传统做法,这家豆腐汤勾起多少人儿时的记忆

“当年喝着豆腐汤吃着包子的少年已经长大,幸运的是,这份属于我们共同的记忆还能一直陪伴着我们的胃。”在常州的一些网站论坛上,常州经开区网友这样一句关于豆腐汤老味道的帖子,引起不少网友共鸣,就连王伟荣也直夸这家店的豆腐汤“地道,有老味道”。

这家引起大家情感共鸣的豆腐汤出自东街附近牌楼巷的凯林小吃店,老板是人称“老蒋”的蒋兴荣。据老蒋介绍,他们这家店在老街附近已经开了20多年时间,他们做的豆腐汤采用老一辈的做法,所以才把以前的老味道传承了下来。

老蒋介绍,他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下岗后,开始跟着老师傅学习做豆腐汤的。这位老师傅来自街上有名的星兴饭店,做出来的豆腐汤令人回味无穷。

每天凌晨三四点钟,老蒋就要起床做豆腐汤所需的豆腐了,一做就是四五十斤。老蒋说,他这里的豆腐汤之所以受欢迎,选用的红薯粉至关重要。“我们用的红薯都是精挑细选的安徽红薯,做成粉后,再勾芡豆腐汤。”

东街附近的年轻人,不少是喝着老蒋家的豆腐汤长大的。有些人已经离开老街甚至离开常州了,但有时就因为想念他家一碗豆腐汤,又特意回来解一把馋。

这家包子店,光是所用的蒸笼都有三十多年的历史

东街万安桥往西不到百米的距离,有一家名为龙海小吃店的面点店。附近居民说,这家店做的包子特别有名,不仅深受当地人喜爱,还不时有外地人来这边买了包子带走。

“他们一直坚持老式做法,比如发酵用的是老酵头,不加任何添加剂,这个酵头发出来的面暄软有嚼劲,特别好吃。”77岁的周仁英老人说,每逢过年过节她都会让这家店代做一些包子。她告诉常州晚报记者,店主人的老一辈也是做面点的,店主人继承了先辈的手艺,保证了面点的老味道。她指了指炉子上一摞一摞的蒸笼,上面大都有着“一九八七年”字样:“老手艺,老工具,做出来的包子味道还是原来的味道。”

店主人叫宣龙海,今年55岁。据他介绍,随着年纪增大,他和老伴日益感到力不从心,所以,现在做面点的频率越来越少。现在,除了过年过节,平时他每周只做一天包子。“春节不能歇了,街坊邻居都等着我为他们加工包子,过个好年呢。”

一块麻糕八两重,只有到这里才能找到真正的常州“大”麻糕

东街的白天是热闹的,晚上是静谧的,有人说,每天唤醒东街的是常州大麻糕诱人的香味。每天凌晨三四点钟,东街附近的复兴卫民点心店里就开始亮起了灯,店主人顾卫民和妻子就开始了大麻糕的制作。

复兴卫民点心店的麻糕最大特点是大。常州市面上,麻糕的重量大都为一二两,但复兴卫民点心店的麻糕在八两左右,每块的价格为8元,有甜味和椒盐两种。所以,东街的人说,这里的大麻糕估计是常州最大的大麻糕了。

东街的老人说,除了个头大,顾卫民制作的麻糕“香、脆、酥、松”,很受大家的欢迎。顾卫民告诉常州晚报记者,自己的麻糕之所以好吃,关键是材料和工艺。以麻糕中技术含量最高的油酥为例,他选用的板油是从泰兴老家特选的。“板油必须要厚,出板油的猪肉一定要剔掉皮、筋、淋巴、血管。”所以,一般人家熬出来的猪油带点黄色,他制作出来的猪油是雪白雪白的。

顾卫民介绍,自己做大麻糕是师从王启良。王启良是原戚墅堰知名的老国营饭店复兴馆的饮食部主任,他的哥哥解放后一直做麻糕。王启良退休后,就开了麻糕店。2002年,师傅做不动了,店就传到了顾卫民的手中。

因为做的麻糕好吃,所以经常有人要拜师学艺。但顾卫民表示,收徒弟得再等几年。“我现在才47岁,等50岁以后再考虑收徒的事情,想想怎么把东街大麻糕技术传承下去。”

吕洪涛 方雷文 朱臻摄

部分图片由被采访对象提供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