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热点·深观察
 第A03版:城事·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微交通
 第A06版:城事·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第A08版:文娱圈·影视
 第A11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12版:毗陵驿·连载
 第A13版:证券·咨讯通
 第A14版:时事·今看点
 第A15版:时事·观天下
 第A16版:聚焦全国两会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标题目录
奔牛老街藏着的那些小美好
“改革开放40周年” 档案资料征集启事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下一篇4 2018年3月17日
“寻访常州老街巷”之五——带着读者的记忆,感受从前的生活
奔牛老街藏着的那些小美好

这条路上的“蓓蕾商店”,是当年小孩子最爱去的地方,有文具用品,还有各种小零食。
老布店,奔牛的“网红”打卡店之一。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白日通透的阳光,让人想着出去随意走走都是好的。不用出城,挑一个能慢下来的地方,再寻一寻当地的风土人情,找一找时光里的故事。

《奔牛老街:昔有繁华驻,今留韵味在》,这则本报《档案柜》的老街故事,已是刊登于半年多前的了,当时看完读者的留言,就叫人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原来,老街里,还有那么多的小美好没有发现呢。

三月里,再次到奔牛老街采访,往深里走走,果然,寂静的街巷中,藏着的那些小美好,绵延在时光里的故事又慢慢被忆起。

再忆起,年少时在老街的欢乐时光

老街之所以吸引人,更多的,怕是悠长岁月里依然不变的人情味吧。上次写完那老街故事,再翻翻读者的留言,更笃定了这样的想法。

“这是我的故乡,虽然我不在那长大,但,那里的各种桥、影剧院、小巷子,至今还令我保存着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儿时记忆。河边开着各种小店,早饭就是热腾腾的洒满豆炙饼的豆腐汤,蘸着粗油条,还有鲜美的小馄饨,每天可以换着吃。宽大凉爽的桥洞下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还记得有满头白发的奶奶坐在小椅子上扎篮子。”同事“迪迪头”的姐姐看到奔牛老街的报道,想起了外公的老茶馆,茶馆里坐满的老人,电视机里播的《渴望》,还有会带着她去街上买漂亮公主裙的外婆……儿时的快乐挥之不去,作为美术老师的她,也一直想以家乡为题材进行创作。听说,目前她正在准备版画《忆·奔牛茶语者》的创作,今年过年,还特意回去了一趟寻找灵感。

读者“LOSYOYU”说,忘不了儿时走过的老街,耳边响起走在青石板路上的木屐发出的“嘎嗒”声,可以看见尘埃的颗粒在朝南的窗户透进的阳光中起伏、跳跃,糖果店的老爷爷眯着眼睛打着盹儿……故乡的大运河好似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墨画,江南水乡那美丽如画的景色就永远地停留在了记忆中。

从前的生活里,喝茶是一件少不了的事儿

以天禧桥为界,奔牛老街分东西两侧。这次,我们依旧请来了奔牛镇文体站的站长叶茹做向导。

每次来到奔牛老街,总会被桥下嘈杂的人声吸引。相比东街,西街更揉进了烟火气。那是弄堂里,小狗摇晃着尾巴晒太阳的慵懒;是街面上,居民你来我往相遇后那声热络的招呼;是幸福路旁的普通人家,儿女在家门口给老母亲洗头的亲昵……

茶馆,是西街的一大特色。老街的住户都知道,这里,“上林春”是叫得上名头的茶馆,但随着时间推移,当年这个茶客络绎不绝的地方,已经落锁,只剩下街头的几家老茶馆,供老街居民们打发时光。

天气晴好的时候,茶馆人声鼎沸,桌子摆到了门外,桌桌客满。来的,都是镇上或者周边村里的居民,喝喝茶、聊聊天、打打牌,不觉就到了日暮黄昏。

“以前我这里还是用的煤球炉,那时一天哦,要烧掉多少壶水都记不清了。”路口的茶馆没有名字,对老板蒋荣花而言,每天清早起床,为茶馆做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已经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贡国正是这里的老主顾,他今年87岁,头发花白,身体健朗。每天早晨6∶55分,掐着公交车的点儿,老贡总是在十几分钟车程后准点到达。有时候,热心的他也会帮着照看照看店里。对老贡来说,年纪越大,越是念旧,每天来这儿已经成了习惯,“下午4点多钟关门,我坐公交车回去,正好吃晚饭。”

去年,“文昌阁”石碑在一堆废墟中被发现了

新旧在眼前交替,光阴在画里画外流转。紧闭着的木门,窗户上招牌的贴印,还有门头上锈迹斑斑的牌匾,告诉我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西街22号,国营医药商店的旧址。如今,这里已经成了居民居住地,门前的水泥门汀支起架子,在阳光下晒着床单,但仔细上前一看,依然能瞧出这栋楼当年的气派。

西街49号,春光饭店上世纪70年代末就开在这里。每天晨光微曦,就有老街居民拿着搪瓷盆,踩着青石板路,来这里买早饭。“麻糕、豆腐汤,常州人的最爱,到了中午、晚上,会有简单的小炒。”叶茹说,小时候,她每天上学都要经过这条路,这条路上的“蓓蕾商店”,是小孩子最爱去的地方,有文具用品,还有各种小零食。

春光饭店的对面,当年曾是一个米厂。如今,米厂改建成了奔牛公园,但颇有年头的一根烟囱还被保留在里面。而这座公园,既是居民们休闲娱乐的地方,也已经成为承载整个奔牛镇历史的文化载体。

近年,公园份量最重的一件“收藏”,怕是要数“文昌阁”的石碑了。

王伟庆是一位挖掘奔牛老文化的热心人,他从小出生在奔牛,对当地的风土人情历史典故都熟稔于心。去年,他又有了个新发现——奔牛“文昌阁”石碑。

讲到文昌阁,全国各地都有很多以文昌命名的楼阁,原因主要是古人对文昌星的崇拜,比如扬州的标志性建筑“文昌阁”。而常州奔牛,其实也有“文昌阁”。

在王伟庆的记忆中,三十多年前,他曾在《奔牛地方志》上看到“文昌阁”,很是惊奇,所以一直在探索它的位置与物证。

去年端午节,他听说奔牛正在进行万缘桥至老孟河口的改造,来了兴趣,于是叫上文物专家赵君一起去看看古桥。在一片瓦砾中,一处发白的石头引起他们的注意,“至少清中期的”,这是他们的第一感觉,跑过去,扒开碎砖,“文昌阁”三字撞击了他们的眼球。随即,他们把发现的情况向镇里进行了汇报。“当时这个石碑是在一堆倒塌的建筑堆里发现的,被人家用来做垫脚石了。”

2017年5月31日上午,这块 “文昌阁”石刻被移至奔牛文化公园。现存石刻高68厘米、宽50厘米、厚23厘米,重达295斤。“今年,我们会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用来放这个石碑。”叶茹说。

“网红”打卡店:小虎麻糕、天天麻糕、老布店……

细细走过才发现,如今,奔牛西街相比东街要略短,且多为老街居民的居住地,商业较少。而东街,毕竟曾是商贾云集地,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老街辉煌不再,市井气还是十足的。

记得上次采访奔牛老街后回单位,便有同事问,有没有经过小虎麻糕?到奔牛,怎么能不去小虎麻糕呢!仿佛,这是专属于奔牛的味道。老道的饕客还知道,小虎麻糕能做“定制款”,“10块、20块的都能做,”

除了小虎麻糕这样的“网红”打卡店,老街上还有一家“天天麻糕”,老板张云今年52岁,据他说,传下衣钵的老师傅都90多岁了。

麻糕隔了夜,味道就差了好多,所以必须现做现吃。像冬天,张云每天凌晨4点就要到店里,夏天更早,才能赶上第一波早餐的食客。

天天麻糕旁边的一家店面门前,一排排挂面整齐地挂在竹竿上,阳光洒在垂直晾晒着的挂面上。张云说,面店的老板每天2点就来绞面了。

“网红”店可不止这两家。

老布店,店里的格局还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样子,走进去,仿佛时光也一下旧了:水泥地、白漆墙,木框玻璃柜,柜子上铺着一匹匹颜色各异的布料。

“来拍照的人不下50个了。”看到记者扛着相机进门,老板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姓施,经营这家布店已经30多年了。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施老板还是喜欢守着自己的店,闲来无事,在店里喝喝茶,写写字。正巧有客上门,木尺一量,利落地剪下一块布料,包进塑料袋。“好了。”

吴燕翎 谢志鹏 文 朱臻 摄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