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热点·深观察
 第A03版:城事·家门口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微社会
 第A06版:城事·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第A08版:文娱圈·影视
 第A11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12版:毗陵驿·连载
 第A13版:证券·咨讯通
 第A14版:时事·今看点
 第A15版:时事·新探索
 第A16版:时事·观天下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标题目录
遥观塘桥老街,时光仿佛停下了脚步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下一篇4 2018年4月7日
青石板路,白墙灰瓦……隐藏着多少令人怀念的过往
遥观塘桥老街,时光仿佛停下了脚步

老街上下棋的人们
数百年历史的白塔仍矗立在塘桥老街
老街上的剃头匠张师傅从事这个行业五十多年了

寻访常州老街巷之七

随着时代发展,青石板路的步行街已经很少看到。但在遥观镇东南部的塘桥村,就静卧着这样一条近千米的老街。沿着青石板铺砌的老街游览,随处可见古宅院落,青堂瓦舍。

下棋的老人,晾衣的妇女,嬉戏的儿童……穿行在老街,时光仿佛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车马慢,人悠然,在这里享受惬意慢时光

那边还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闹市,这边转身就是安静古朴、恬适淡然的古街。对于这种反差,生活在塘桥村的村民已经习以为常。有人说,想热闹,就去东边的新街,那里有鳞次栉比的店铺,也有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流;想清静,就到西边的老街,那里有斑驳的砖墙,也有铺满乡愁的青石板。

顺着村里的巷子,从新街去寻找老街,不时传出隐匿其中的作坊敲打声。走着走着,突然一下子,世界变得寂静了。是的,塘桥老街就在眼前了。

顺着老街往里张望,那些由青石板铺设的巷道静静地延展伸向远方。巷子两旁斑驳的墙砖、破旧的木门,诉说着风雨沧桑,岁月流转。老街上人很少,一路上只看到几位下棋的老人、晾衣的妇女,嬉戏的儿童。

走在这里,真的有一种“从前的车马很慢”的惬意感。

曾经,这里也是百货云集,人来人往,一派繁忙的景象

“我小时候还经常到这里看热闹,那时候这里是人流如织。”塘桥村村主任杨建新是70后,在他的记忆中,时光倒回三四十年前,这里是另外一幅繁忙的场景。“那时候,周边的村民都喜欢到这里来赶集、上街,这里就是买卖货物的集散地。”

杨建新说,以前老街的繁华和塘桥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塘桥老街的南侧紧靠着采菱港支流白塘河,所以,这里的水路曾一度非常发达。

也正因为交通便利,生活在这里的老一辈人才口口相传一个四字成语“横七竖八”。

“其实,‘横七竖八’是‘横戚墅八’的谐音,‘横’指横林,‘戚墅’指戚墅堰”,八指水路和陆路的交通方式很多,可以到达横林、戚墅堰等很多地方。”70岁的周阿成从小在塘桥老街长大,他说,上了年纪的人没人不知道“横七竖八”这个词的另外一层含义。

周阿成说,每说起这个词,他脑海里都会浮现出老街兴盛时的景象。“我小时候,这条老街上都是布行、粮行、茶馆、酒店,可以说是百货云集,周边十里八村的老百姓都喜欢到这里买卖商品。那时候,每天早上,老街两边,都会摆满各色吃的、穿的摊点,附近横林、洛阳、坂上的村民都喜欢来这里歇歇脚、喝喝茶,挑些喜欢的东西回家。”

因为商贾云集,贸易发达,塘桥村每年农历的4月14日都会组织庙会。而且,这个民俗一直延续至今。

塘桥白塔,桥已不在,只留白塔诉说着历史

塘桥老街和塘桥村都是因为“白塔塘桥”而得名。据介绍,白塔塘桥,南北走向,横跨采菱港支流白塘河上,桥南为桥南村,桥北为塘桥村。该桥建于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乾隆十五年(1750年)曾重修。2004年5月,因桥垛倒塌,影响航道,由市航道处拆除。

白塔塘桥北侧有一座白塔,白塔塘桥得名和此有关。如今,这座白塔仍完好无缺地矗立在塘桥老街。村民介绍,白塔修建年代已不可考,但根据上面的刻字,可以看出其悠久的历史。

该塔由灰色青石仿楼阁式雕凿叠筑而成。六面七级,高3.4米。石塔筑于周边呈花瓣形的平面基座上。塔身各级六面浮雕出屋檐瓦棱状,屋檐下浮雕佛龛及形态各异的佛像,塔顶为葫芦形塔刹。塔身正南面上部镌有"白塔塘桥"四字,下面刻有蒋宗龄撰跋:“吾镇白塔不知始于何时,但考之志乘,稽之父老,皆谓有明以来即有此塔,相传为白塔塘桥云……”

流传着的故事见证了岁月磨砺下的老街韵味

老街人杰地灵,出过清朝秀才张文蔚、蒋志祺,当代书画家蒋风白等遥观当地名人。传说,清朝的时候,一些文人墨客喜欢乘船,到塘桥老街游玩赏塔。一次,一位文人上岸后指着白塔对路过的乡民说道:“我现在出上联,‘一塔巍巍七级六角四方’,塘桥可有什么人能接上下联?”

过路人听见后,都摆了摆手。半晌过去了,都没人接上。就在这位文人暗自得意之时,塘桥秀才蒋志祺经过,“我们塘桥人都回答你了啊,下联就是‘只手摇摇五指三长两短’。”文人听后因为自己的自大而羞愧地离去。

经历了数百年的商贾集市和文化历史积淀,塘桥老街受到了越多越多的关注,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塘桥老街的张宅被认定为“常州文物保护点”。

剃头匠、修鞋匠、不愿搬走的老人,成为老街最后的坚守者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塘桥扩建,很多村民都搬出了老街,一些不愿离开的大都是在此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人。

79岁的谈龙兴在老街上长大,当很多人选择离开老街搬到新的住所时,他选择了留下。“我舍不得这里的老房子、老街道,舍不得生我养我的这个地方。”谈龙兴之所以不离开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一名老理发师,曾在这条街上服务了60年。虽然现在顾客越来越少了,但仍有一些“铁粉”找上门来。“可能现在一两天都没有一个客人,但是一旦有人来,我感觉像见到亲人一样,即使和他们聊聊天、说说家常,那感觉也非常好。”

谈龙兴舍不得的还有一些老邻居,现在空闲时间多了,他们总喜欢聚在一起,下下棋,谈谈现在,说说过往。

除了谈龙兴的老式理发店外,老街上还有老的修鞋铺、剃头店。修鞋的老人因为年纪大,身体不好,从今年开始已经歇业不做了。剃头店仍在营业,仍然提供着传统的刮胡子、修面等服务,店主张文建也已经67岁,从事这个职业50多年了。“人老了念旧,这条老街,和这个老手艺,我是丢不下了。”

除了少数仍在坚守的原住居民,这几年老街上的租客多了起来。40岁的陈勇军来自四川资阳农村,在遥观的一家厂里打工。因为老街房租便宜,他选择居住在这里。“两间房,六十平方米,一个月租金才一百块。”陈勇军说,住在老街上很安静,对于像他这样整天干体力活的人来说,只在这里躺下睡一觉,就非常惬意了……

戴彩莲 吕洪涛 文摄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