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热点·深观察
 第A03版:城事·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多棱镜
 第A06版:城事·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第A08版:文娱圈·影视
 第A11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12版:毗陵驿·连载
 第A13版:证券·咨讯通
 第A14版:时事·今看点
 第A15版:时事·揽九州
 第A16版:时事·观天下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标题目录
不长的西直街上,铺满从前的记忆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下一篇4 2018年4月14日
寻访常州老街巷之八
不长的西直街上,铺满从前的记忆

这个丁字路口,一面是西直街,一面是红星新村。
西直街292号张宅前,一市民惬意地在阳光下午睡。

第一趟去西直街采访,是3月下旬冷空气过境后的一个下午,可庵弄与西直街交叉处的丁字形路口处,亮蓝色的大门半开,隔出了围墙内外两个世界。

骑电动车的、踩自行车的、步行的,人们步伐匆匆,时不时会有人停下来支好车子,向内张望。薛老师就是其中一个。

15年前毅然搬走的她,两度搬离西直街的他,都会经常绕过来看一看

68岁的薛老师已经从市北实验初中退休,15年前,他们一家搬离了西直街,此后一直住在机械新村。自从听说这一带开始拆迁,她来市中心办事,总会特意绕到这里来看一看。

西直街的老房子是学校当年分给薛老师的,她丈夫的单位也给分了一间,位于可庵弄。两处都是平房,都没有卫生间,她和爱人在这里住了半辈子,搬走的时候,女儿已经成年。住在这里留给她最深的记忆,是每天一个老早去倒马桶,冬天尤其痛苦。

15年前,当听说有公寓房可以调剂,即使机械新村离市区远,房子也很老旧,面积也不大,她和丈夫还是毅然决然地搬离了。“能在自己家里洗澡、上厕所,才知道有多舒服。”

搬走的时间有些久远,对着一地的瓦砾和杂物,已经很难找到当年老房子的准确位置,一个人站着发了几分钟的呆,薛老师叹了一口气,“以前住在这里虽然觉得条件不好,毕竟住了好多年,还是有感情的。”

经常来转一转的人群中,还有出生成长在西直街、两度搬离西直街的蒋雨庆老人。1952年,蒋雨庆出生在西直街328号的老房子中,家中兄弟姐妹10个,挤在逼仄的一间平房中,滋味可想而知。

第一次搬离是在1979年,因为结婚,蒋雨庆搬到了西新桥的单位宿舍,一住就是15年;1994年,他又回到西直街这一片:搬回了可庵弄的单位宿舍。2000年,国家已经取消福利分房制度,厂里一个同事在红星新村9幢三楼有一套房子,99.5平方米,是整个红星新村最大的户型,蒋雨庆以24万元的价格果断拿下。

1996年,蒋雨庆的老母亲去世后,西直街328号的老房子就再也没有住过人,一直空关着,但是,“从红星新村9幢到西直街,拐个弯就到,没事就来转转望望。”

100多年前,西直街上的“厚生制造机器厂”,是常州第一家机械工厂

退休前,蒋雨庆是常柴公司的员工。常柴公司的前身,就是当年西直街上的“厚生制造机器厂”,1913年,爱国企业家奚九如在西直街锁桥堍永宁寺旁建起了一片厂房,不过当时叫“溥利碾米厂”,一年后,翻建厂房后,才更名为“厚生制造机器厂”。

厚生是常州第一家机械工厂,也是中国最早的内燃机专业制造商之一。1955年,厚生制造机器厂改名为地方国营常州机器厂,1964年改名为常州柴油机厂,1994年成立了现在的常柴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12月,由常柴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的常州常柴厚生农业装备有限公司成立。

105年前,奚九如选择在西直街上建厂,自有他的道理:西直街所处的常州西门一带,是当时重要的物资流通和集散地,作坊、店铺林立,是绝佳的商贸中心。

在蒋雨庆的记忆中,从前,从吊桥到西仓桥一带,都很繁华,篦箕巷有果品公司,西仓桥菜场的生意总是很好,雅泉和清园两个浴室,在西直街上最出名。龙船浜菜场开出来以后,卖菜的都搬过去了,西直街就冷清了下来。

银行、当铺、米店、煤球店……从前的繁华,说不完道不尽

王路,怀德桥派出所民警,从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来到常州,成为当时的西仓桥派出所的民警,40多年来,他的足迹踏遍了辖区的每一寸土地。在他的记忆中,初来常州的时候,西直街上的大户人家的气派房子还很多。

“西直街从当时的西门吊桥,就是现在的吾悦广场开始,一直到西仓桥往北大概50米,一条街就到底了。”其中,怀德路至可庵弄交界处这一段,在早期已经被征收;可庵弄交界处至海海茶楼南边,从2017年开始征收,其中,对夏家大院予以了保留;海海茶楼往北到底一带的民居,现在还有人居住,主要是留守的老年人以及外地来常务工人员。

紧邻西直街的勤工路,呈东西走向,已经被征收的勤工路17号是章菊芳家的老屋。从章菊芳手机里的照片可以看出,这座只有一间半的三层半小楼,是勤工路上最体面的民房之一。1987年,章菊芳家对这所老屋进行改造时,修建了单独的卫生间,有淋浴房、有抽水马桶,再也没有了大清早出去倒马桶的不便。

在章菊芳的儿时记忆里,从现今的吾悦广场沿着西直街一直往北走,中国银行和当铺在河边背靠背,那时的西直街小学有自己的幼儿园,章菊芳就是在那里上的学,小学旁边有米店、煤球店、小吃店,所有的东西都要凭票供应;手艺人开的修伞店,那时修的都是油纸伞和布伞,还有竹器行和衡器厂。

每天经过一家又一家的店铺,对于小孩子来说充满了种种诱惑,只恨那时太小,兜里没钱。章菊芳人生中第一笔自己挣来的收入,就来自当铺:每天半夜就起床去当铺排队,早上把排的位置以5角钱一个的价格卖给来当铺当东西的人。“从前条件不好的人多,当东西的人多,当铺生意非常好。”

5角钱可以派什么用场?可以坐50次渡船,从西直街到河对岸的西仓街,每天有两条渡船往返,坐一次船1分钱。当然,5角钱并不会被拿来反复坐船玩,多数时候都贴补家用了。

连通运河两岸的西直街与西仓街的西仓桥(即广济桥),已经在去年国庆节期间拆除,今后将原址重建。

房租便宜,靠市中心近,这里成了很多新市民的理想租房地

艾继让,安徽阜阳人,租住在西直街上。得到他和妻子的允许后,记者进去转了一圈:狭长的平房被隔成了四格,进门第一格堆放着杂物,第二格摆放着一张双人床,第三格还是杂物,第四格是厨房间,没有卫生间。有电、有自来水,没有有线电视,曾经这一片可以装移动宽带,现在已经不能了。

房主是个70多岁的老人,是艾继让岳父的朋友,“10年前这里的房租只要200块一个月,因为是熟人,也没跟我们涨价。”

房东要求很简单:想自己装修、整修都行,就是别把房子弄垮了,一个月200块租金不图钱,为的是房子一直有人住着,有人气。

王素华,艾继让一家的安徽老乡,12年前,她的女儿刚刚满月,他们一家就搬来了西直街,一住就是12年,12年间他们搬了4次家,去年8月才刚刚搬到了艾继让隔壁的西直街308号。800元的租金,相对他们以前租过的4处房子,是最贵的,但王素华对这里很满意:“800块,有三个房间,而且有单独的卫生间,靠市中心又这么近,现在到哪里找啊?”

更重要的是,王素华的女儿和孙子现在都在盛毓度小学读书,步行到学校三分钟就到了,孩子上学、大人接送,都方便。

艾继让有两个女儿,他的小女儿就出生在这里,两个孩子都还在上幼儿园的年纪,将来上学怎么办?“如果这里拆的话,就到西新桥那里买个小的二手房吧。” 臧晶 孙歆雅 胡艳 文摄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