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热点·深观察
 第A03版:城事·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微社会
 第A06版:城事·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第A08版:文娱圈·综合
 第A09版:毗陵驿·科普
 第A11版:毗陵驿·连载
 第A12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13版:证券·咨讯通
 第A14版:时事·今看点
 第A15版:时事·观天下
 第A16版:关注世界杯
第A12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标题目录
那些无用
阳光很暖,岁月很长
新来的邻居
买玩具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下一篇4 2018年7月7日

那些无用

崔立

周六下午,我带9岁的女儿去学画画,女儿喜欢画画,一听到要画画,脸笑得就像是盛开的一朵花儿。

刚开门要走,对面的门正好打开,出来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小男孩。男人姓赵,小男孩是他儿子,和我女儿同龄。小男孩背着一个沉沉的书包。我们一边下楼梯,一边说着话儿。赵说:“出去啊?”我说:“对,带孩子去学画画。你们呢?”男人说:“去学英语呢。”男人想了想,又说:“学画画有什么意思啊?也不算入成绩。”我笑笑说:“那也没关系,孩子喜欢就行。”

又有一次,我们是在楼下碰到。我带着女儿,赵带着儿子。小男孩还是背着那个沉沉的书包。女儿是在外面看完电影回来。我和赵打着招呼:“又在外面学习呢?”赵说:“是啊,刚学完奥数呢。”我说:“学那么多啊,累不累啊?”赵说:“累什么累啊,不学不成啊,今天不好好帮他抓,明天就落下一大截了。”我说:“也是。”我们边说着话儿,边上楼,各自开门,说再见。

再一次碰到,也是在楼下。天还是挺不错的,我和女儿在楼下打羽毛球,你来我往的,我们都打得满头大汗又精神盎然。

我看到了赵,还有他的儿子。小男孩背着一个沉沉的书包。赵的脸板着,很生气的样子。远远地朝我们走来,远远地,赵狠狠地推了小男孩一下,手竟同时去扭他的耳朵,扭得似乎很用力,我看到了小男孩脸上痛苦欲哭的表情。

赵走近了,嘴里还在喋喋不休地说:“让你上课好好听,好好听,为什么你就不知道好好听?要是别人都学会了,你学不会,那你将来怎么办?”

小男孩低着头,一声不吭地,眼睛里微微有些湿润。

赵看到了我,表情和缓了许多,说:“你们不用去外面学什么吗?”

我放下了网球拍,说:“学啊,上午学完了画画,一会我准备带她去学个跳舞,这不,她想要学羽毛球,我就陪着她练练。”

赵说:“你们怎么都学点没用的啊。”

赵一脸惋惜的表情,旁边的小男孩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女儿,满是羡慕。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