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热点·深观察
 第A03版:城事·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微社会
 第A06版:城事·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第A08版:文娱圈·综合
 第A09版:毗陵驿·科普
 第A11版:毗陵驿·连载
 第A12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13版:证券·咨讯通
 第A14版:时事·今看点
 第A15版:时事·观天下
 第A16版:关注世界杯
第A12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标题目录
那些无用
阳光很暖,岁月很长
新来的邻居
买玩具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年7月7日

阳光很暖,岁月很长

孙秀立

1

三月春阳,娉娉婷婷、清清浅浅。暖暖的阳光透过橘黄的窗帘射进来,投射在餐桌的一角。

今天的早餐有猪肝。儿时只有中秋节才能吃到猪肝。这一天父亲总是值班,于是别人家过八月十五,我们家过十六。那猪肝被妈妈放在锅盖上晾着,置于高处,生怕我们三个馋猫偷吃。我们姊妹三个眼巴巴等着爸爸回来,一天对我们来说那么漫长。爸爸终于回来了,可以吃猪肝喽!那猪肝因为风干,颜色有些发黑,妈妈把葱切成细丝拌上,放上酱油等调料,我顾不得拿筷子,用手拿一块放嘴里,嚼起来特别劲道。这时会传来妈妈“这孩子,洗手了吗”的话语。

今儿,我特意把猪肝切成薄片,风干。学着妈妈的样子,拌上葱丝,却吃不出儿时的那份欣喜和味道。

2

小区的甬路旁一枝无花果斜斜地歪向一边,那是去年一位花甲老人压的枝。我不知道老人姓甚名谁,也不知道她是哪里人,在小区里总会看到她。老人个子不高,面目和善,很慈祥。看我在给花儿浇水除草,过来跟我搭讪。看到我种的无花果,问我是否能压个枝?我说当然可以,现在压上,明年春天就能挪了。因这我们算是相识了。每遇到老人,没等我开口,老人总是主动跟我打招呼:“休班啊!”“遛狗呢!”“嗯,买菜去啊?”我应着。

那之后,好像那棵无花果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无花果,我更加细心地照料它,从楼上提水给它喝,为它施肥、松土,希望它长得茂盛。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老人,我心里纳闷。再见到她,远远地看她坐在轮椅上,轮椅后一个男子推着她,大概是她的儿子吧。说是脑血栓,栓住了,能看出她一只手蜷缩着,不能动。我的心一阵紧缩,为她心疼。想必是冬天天冷很少出门的缘故吧,整个冬天我都没有再见到老人。不知她康复了没有?或是回了老家?愿她安好。

如今,春天到了,那棵无花果冒出了新芽,上面结了很多小小的果实。老人压的那个枝条也结了果子,已经有两个指头粗细。看到无花果我不禁又想起了老人,很希望能再见到她。

3

漫步护城河边,河中,一条鱼儿,猛地蹦出水面,在阳光下银光闪烁地打个“挺儿”,然后“哗啦”落入水中,再也找不见。河水湛蓝湛蓝,和天空一个颜色。静静的云,似乎是在天上又似乎是在水里。河中,一片枯叶飘着,河水把它托举着,摇摇晃晃,一起一伏。那枯叶被河水戏弄着,一会儿推到这边儿,一会儿推到那边儿。

河边,湿漉漉的泥滩上,那些东倒西歪的去年的枯苇棵里,一些芦苇已经迫不及待地露出尖尖的脑袋。有些地方已经簇密成片了。在这之前,它们竟逃过我的眼睛,一旦发现即已充满咄咄的生气了! 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一只鸟儿没等我看清它的模样,飞进芦苇找不着了。细细端详着这些针尖一般的碧绿的苇芽,它们不仅让我看到了崭新的生命,还让我深刻感受到生命的坚韧。

4

回到家发现阳台上那盆花开了,香气隐隐约约,似有若无。我打开窗户,一缕微凉的风,慢慢地渗入到我脸上的每个毛孔,窗帘上洗衣粉的香味氤氲在房间,钻进我的鼻翼。天的尽头,一颗最小最暗的星星微笑着冲我眨着眼睛。

想起树洞先生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不去探究万事万物的机理,也不追问人生有何意义。即便洞悉了人生的无常和虚妄,也依旧热爱生活。看山看水,看叶看花。去不曾去过的城市和乡村,去看新朋友和老朋友”。

只闻花香,不谈悲喜,喝茶读书,不争朝夕,阳光很暖,岁月很长……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