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热点·深观察
 第A03版:城事·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微社会
 第A06版:城事·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第A08版:证券·咨讯通
 第A11版:毗陵驿·连载
 第A12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13版:文娱圈·综合
 第A14版:时事·今看点
 第A15版:时事·揽九州
 第A16版:时事·观天下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标题目录
停机坪上的“带盐人”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2018年8月4日
高温天气下,
停机坪上的“带盐人”

装卸员王洪良在狭小的货仓内装卸货物
高温天气下装卸员保障了物流运输的正常运行
机场跑道温度在烈日的烤炙下能达到五六十摄氏度
烈日下跑道监护员坚守岗位保障飞机顺利起降
地勤机务人员检查飞机
在高温的跑道上地勤人员指挥飞机进场

连日来,常州气温连续突破35℃,常州机场的停机坪也开启了一年一度的“烧烤”模式。据悉,高温下的停机坪地表温度甚至逼近65℃。即便如此,停机坪上依旧有一群人在默默忙碌着,为了保障航班正常起降,保障物流运输正常运行,他们在机坪上挥汗如雨,汗湿的衣服上都能结出一层厚厚的盐霜,成了机坪上的“带盐人”。

上午10点,又有一趟航班要进港了,得到通知的王洪良和同事们还没来得及把脸上的汗吹干,又匆匆从凉爽的工作间跑回了停机坪。他们这个班组是停机坪上的装卸员,飞机上的每一件货物、邮件、行李都要通过他们的手,从货舱里卸下来和装载上机。“一个班组15个人,早上5∶20上岗,基本上要干到晚上11点多才能下班。”王洪良说,暑期又是运输旺季,航班又多,“每晚11点过后还要留四五个人下来,直到保障完最后一个进港航班。”老王说,都是要忙到凌晨一两点。

和许多户外作业的工人不同的是,他们的工作完全跟着进出港航班的时刻“走”的,无法避高温。即便是一天中太阳最烈的时刻,只要有航班,他们就要推着五六百公斤重的板车,在烈日烘烤中完成上千次的装卸动作。在不透风的货舱作业时,更像蒸笼一样,而且受货舱高度的限制,装卸人员还必须弯着腰或者蹲着装卸货物和行李。

“正常情况下,一架飞机落地后,我们需要在45~50分钟的时间内,把机舱内原有货物行李都卸下来,再把需要登机的旅客的行李、货物装载上机。否则会影响航班正常飞行。”老王说,整个工作流程还是很紧张的,“要是碰到一些需要‘快速保障’的航班,我们的保障时间还要压缩到25分钟左右,那就更紧张了。”

说话间,王洪良已经和同事们把进港五六车货物行李卸下飞机,又把要出港的五六车货物行李搬上了飞机。此时,对讲机里又传来了新的任务,下一趟航班还有10来分钟就要进港了……

马静 文 夏晨希 摄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