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3版:城事·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微社会
 第A06版:城事·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第A08版:时事·今看点
 第A09版:时事·揽九州
 第A10版:时事·揽九州
 第A11版:时事·揽九州
 第A12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标题目录
见证近70年城市环卫行业的发展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2019年10月19日
95岁的外婆、50多岁的父母、80后的外孙女,祖孙三代“城市美容师”
见证近70年城市环卫行业的发展

一家四口都是环卫人,他们见证了新中国成立后环卫事业的蓬勃发展。
如今垃圾运输实现电脑过磅,统计更加精确,效率更高。
现在的公厕洁净、美观、卫生,一些颜值高的公厕还被评为“最美公厕”。
现在的垃圾收集运输车不仅颜值高,还低碳环保。

在溧阳,有这样一个家庭,他们三代,代代都是环卫人。从95岁的外婆,到50多岁的父母,再到80后的外孙女,一家人最早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踏入环卫行业,到现在,他们已经和环卫行业打了近70年交道。

他们被称为“城市美容师”,常州正是有了像他们这样默默付出的环卫人,我们的城市才一点点变得漂亮、整洁、美丽。

卫阿伢:最早一批环卫工之一,为城市的清洁奉献近30年

“我这辈子和粪车有缘。现在城市这么干净卫生,都是从我们那时候开始干起来的。”今年95岁的卫阿伢,身体依然硬朗,老人说,这都亏了年轻时做挑粪工锻炼出来的好身体。

据老人回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她在溧阳垃圾运输站工作。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溧阳成立清洁管理所,她就被调到了该所工作,从事粪便的收集和运输工作。

她起早贪黑,每天与粪便打交道,浑身上下都是臭烘烘的。起初,卫阿伢也难为情,但干着干着,也就习惯了。

“刚开始,我服务的对象主要是居民小区。”卫阿伢介绍,那时候,不要说是溧阳,即使在常州城里,公厕都非常少见。据《常州城市管理志》记载,新中国成立初期,第一批公厕只有6座,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市区增加各种类型公厕,但总数量仍不到200座,且都是砖木结构的旱厕。

当时她的工作是对居民区的旱厕进行清洁打扫,并对粪便进行收集,之后再用小船把粪便运到几公里外的农村,送给农民当作肥料使用。

一根扁担,两只铁桶,一把粪勺,每天的凌晨,卫阿伢和她的同事们就这样挑着粪桶,穿梭在溧阳的大街小巷,悄无声息地服务着每一位市民。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随着年纪的增长,卫阿伢的工作开始发生变化,不再承担挑运粪便的重活,换成了只清扫厕所。

“我一个人负责20个厕所的清扫工作,工作也不轻松多少。”卫阿伢说,在这一时期,溧阳的公厕开始多起来,但极少有自动冲水式的厕所。不仅如此,绝大多数厕所,连自来水都没有。为了清洗厕所,她和同事只能到河里挑水。

同一时期,常州市区的公厕的数量也逐渐增加。1982年,由市环卫部门设计建造的常州第一座外型美观的别墅式自动冲水公厕在原兰陵剧院动工兴建,并于当年10月份正式投入使用。从此,市区进入新公厕的大发展时期。

“现在和以前不同了,公厕越来越美观又先进。”卫阿伢直到现在还在关心着公厕的发展情况。如今,溧阳有5座公厕获评最美公厕,现代化厕所的数量也已经达到126座。

常州市区公厕的发展更是迅速,现代化公厕的数量达到了912座。市区不少公厕不仅洁净、舒适、卫生,还增加了充电、自助售卖、饮用水等便民服务功能。

吴彩珍:接班母亲,亲历道路清扫保洁的全面升级

1979年,卫阿伢退休。当时流行接班,但她这个班,并不太受子女们的欢迎。

卫阿伢育有5个孩子,1个儿子和4个女儿。退休那年,原本排行老三的女儿顶替母亲接班,可她不愿干这活。

排行老四的吴彩珍知道了这事,自告奋勇地说“我去”。就这样,初中毕业的吴彩珍顺利地加入了环卫工的队伍。

吴彩珍事后回忆:“跨出校门,就做环卫工,落差还是蛮大的。原来只是感到大人每天起早贪黑干活,觉得不容易。可真正落到自己头上了,才体会到什么叫真苦。”

她每天清晨三四点钟就要起床,拖着板车扫大街。每天来来回回走的路至少有20公里。

后来,有了拖拉机,就不用费力地拖板车了。但她必须要学会修拖拉机,车子一旦坏在路上,只能由自己修。“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扫地开始实现机械化,打扫卫生越来越轻松。”吴彩珍说。

这期间,常州市区的清扫保洁的机械化程度发展迅速。1995年,常州有了第一辆“中国扫地王”扫街车,这是市区第一辆机械扫街车。

2014年12月,武进、新北、天宁、钟楼、原戚墅堰区实现环卫机械化作业,道路冲洗、洒水、机扫、清洗的实际作业均采用了相应的机械化作业车。

王建国:驾驶的车辆从北京130轻卡到“高大上”垃圾运输车

吴彩珍不仅自己做环卫工,还把老公吸引到这个行业。当时,老公王建国是部队转业司机,在农林部门当驾驶员。

那时候,王建国的工作地点在镇上,离家远,就想回到溧阳市区工作。1993年,溧阳环卫处正好要招驾驶员,他如愿和妻子成为同事。

“开环卫车要赶早,一般凌晨3点多必须起来,不然路上人多车多,活不好干。”王建国最早开的是北京130轻型卡车改装的垃圾车,全溧阳只有五辆。每辆车满车能装两三吨垃圾,一天要拉十四五车。最忙的时候是过年过节,他要从凌晨3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

他回忆,那时候,车子没有空调,还经常坏。夏天到垃圾场倒垃圾,车窗根本关不住,苍蝇在车里飞来飞去,窗外刺鼻的臭味直飘进来。 “那时车上没空调,发动机在屁股底下,夏天烫得难受。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怎么就熬过来了。”

后来,王建国开的垃圾运输车逐渐有了减少垃圾异味、噪音干扰和防止二次污染的功能,且密闭环保、清洁低碳、“颜值高”。

这几年,看到我市各种环卫垃圾运输车辆变得更加“高大上”起来,王建国心里特别自豪。

王丽娟:80后的她见证数字环卫的快速发展

王建国和吴彩珍夫妇俩一起干着环卫工作,日子过得还算不错。1988年女儿王丽娟降临,一家三口更开心了。可让他俩没想到的是,小丽娟两三岁时都不会讲话,经医院诊断,竟是先天聋哑。夫妇俩带着孩子四处求医,却效果甚微。无奈之下,只能让女儿进特殊学校学习。

2010年7月,天生好强的王丽娟顺利从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毕业。王丽娟与记者用文字交流时表示,她本想留在北京当一名计算机程序员,但受家庭影响,考虑再三,还是选择回老家,与父母一起干环卫工作。

“我认为这份工作很光荣,我要把先进的理念与工作方式带入环卫行业。”现在,王丽娟在溧阳市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做仓管员,主要负责统计每天进出场的垃圾车过磅数据。

溧阳市环境卫生管理中心党总支书记薛岭告诉记者,这个岗位看似不起眼,但非常重要。全溧阳乃至全常州的垃圾量统计就是来自这样的岗位,这个岗位如有差错,不仅仅是统计数据不准确,更涉及到财政费用的支付。

“她刚来工作时,还是靠人工过磅,手工统计数据。现在,都是电脑全自动称重过磅统计。自从王丽娟负责这个工作至今,从未有一组数据发生过差错,非常敬业。”薛岭说。

一家三代人干环卫,虽没有高大上的豪言壮语,但他们为了城市的干净美丽,用实实在在的行动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徐蘅 周维娜 汪志瑜 吕洪涛 图文报道 部分图片由王丽娟提供

“口述档案”,请找我们聊聊您记忆中的常州城、常州人往事,共同用文字和老照片,拂去历史尘埃,留住岁月痕迹。

邮箱:450812944@QQ.com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