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3版:城事 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 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 微社会
 第A06版:城事 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 新视界
 第A08版:时事 今看点
 第A09版:时事 揽九州
 第A10版:时事 揽九州
 第A11版:时事 观天下
 第A12版:毗陵驿 人情世故
第A04版:城事 档案柜  
    标题目录
记忆中40年前的一场“分家”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2019年12月7日
70年·我们的日子
记忆中40年前的一场“分家”
4
这张《家产分据》,张国康保存了40年。
分得的老楼房内,张国康结婚时的房间。
张国康家当时的老楼房

最近,市民张国康向常州市档案局捐赠了一张保存了多年的《家产分据》,那是40年前,父母为他和哥哥分家立下的凭据。

对于当今的年轻人来说,“分家”这个词太过陌生,他们普遍认为,家里的财产,到时自然传承给自己就行了,就这么简单。包括张国康的女儿,在看了父亲捐赠的那张《家产分据》后,也好奇地问张国康,当年为什么要分家,家怎么分?

张国康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他说,那个年代,大多数人家都有几个子女,尽管房屋老旧,家具简陋,条件一般,与现在相比有天壤之别,但为了公平,在子女长大独立以后,为了避免子女之间因财产闹矛盾,能够安安心心工作生活,只能采用传统的方式——分家。他就曾经经历过一次家庭内部的分家,自从那年分家后,40年间,他从农村到了城市,从住简陋的老房子,到搬进环境优美、配套齐全、舒适敞亮的公寓房,生活越过越好。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双职工父母造起了当时村里少有的楼房

张国康告诉《档案柜》记者,他的老家在常州城南的茶山乡富强村,自他懂事起,父母都在外地工作。他小时候,爷爷家有织布机,爷爷让父亲在家边织布,边学着修理织布机。张国康的母亲是金坛人,15岁左右,经熟人介绍来到张家当童养媳,学着纺纱和做梭子。由于张国康的父母很早就和织布机打交道,在常州大成一厂招工时便都进了工厂。几年后,为了支援外地建造纺织厂,父亲去了无锡同忆布厂,母亲去了丹阳棉纺织厂。张国康和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就在老家跟着年迈的爷爷一起生活。

那时的农村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张国康家因为是村里少有的双职工家庭,条件相对还算不错。父母省吃俭用,除了抚养三个孩子,还有了一些积蓄,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拆去爷爷的老房子,建造了一开间三进十三架砖木结构的楼房(十三架的楼房,每层前后长约13米,宽3.6米,两层总面积共94平方米左右)。张国康记得,当时村上共有50多户人家,能够造得起楼房的只有几家,大多数人家是平房。其实,就算是楼房,条件也十分简陋。

父亲突然中风,引发了妥善分割好家产的想法

张国康兄弟俩分别于1968年和1969年应征入伍。哥哥去了淮北,张国康则去了东北。在部队锻炼几年后,回到常州,兄弟俩都有了稳定的工作。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兄弟俩先后结婚成家。按照当时常武地区农村的规矩,哥哥的婚房在南,张国康作为弟弟,婚房在北。

1979年,张国康的父亲突患脑溢血,经治疗后虽然稍有好转,但仍然半身不遂,走路不方便,说话也不太利索。父亲考虑到老两口年岁已大,身体也不好,迫切想把家产分给两个儿子。当时,父母亲郑重地商量了分家的事。父亲对母亲说:“两个儿子都已成家,该我们父辈做的事情,不要留给下一辈去做,就把现有的也值不了多少钱的家产分给两个儿子吧。”张国康的母亲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很赞成丈夫分家的想法。

张国康说,父亲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当时村里有些人家,父母在世时没有把家产分割好,等到父母去世,兄弟之间为了有限的家产争来争去,反目成仇。

《家产分据》上大到房屋小到一张方凳都详细列明;女儿未参与分家产

虽然当时条件简陋,家产不多,但分家称得上是家庭大事,因此,也得像模像样地按当时的习俗和流程,有序进行。

张国康记得,当年母亲找来了村里一位读过大学,在中学做老师的邻居,帮助清理可分家产,并起草了一份既有前言、又有家产明细的《家产分据》,财产大到房屋小到方凳,一一列出。《家产分据》经张国康的父亲过目同意后,再由这位邻居用毛笔工工整整地抄写在大红纸上,共三份。

在《家产分据》的前言里,首先表达了分家的初衷:父母年岁已高,身体不太好,子女都已成家,希望在父母有生之年妥善安排好财产继承一事,云云。

张国康告诉《档案柜》记者,当时,家里最值钱的就是那间老楼房,最不值钱的是几张长条木凳。在《家产分据》上,写清了家产的具体明细安排:

第一份:十三架老楼房中的南六架半。另加:床架一副、铺板一块、靠椅两张、茶几两张、长台一张、方台一张、长凳两张、方凳一张、水桶一只。

第二份:老楼房的北六架半。另加:单靠两张、八仙台一张、方凳一张、长凳两张、窄铺板一块、躺椅一张。因北六架半房屋结构差,需要维修,已购买的建材归北屋。

第三份:关于父母的大床和生活必需品,分家后,父母随哪个儿子生活,待他们百年后就归谁,无非就是些榉木床、榉木桌子之类的家居用品。

分家准备工作就绪,在正式举行分家仪式前,张国康的母亲分别通知她在金坛的三个弟弟也就是张国康的三个舅舅,以及在丹阳工作的女儿女婿,提前来到家中。同时,约好张国康的大伯和他的儿子,以及村上一位族中长辈,都作为仪式见证人,参加张家的分家仪式。

依照法律,女儿应该同样享有财产继承权,但40多年前,老百姓的分家还是遵从乡间习俗和所谓的祖法,女儿一般不继承家产,张国康的姐姐当时未参与分家产。出于父母的爱和补偿,张国康的母亲提前办了退休,让出工作机会,让姐姐顶替进了棉纺厂工作。

分家时父亲的嘱托梦想成真,40年来,生活越过越好

张国康记得,1979年10月28日上午,分家仪式正式进行。父母朝南分别坐在堂屋正中八仙桌的两侧,左右两边沿墙坐着舅舅、伯伯等人,张国康兄弟俩各坐一边。仪式由族中长辈主持,先由撰写《家产分据》的邻居详解具体内容,接着征求在场各位长辈和张国康兄弟俩的意见。然后,由长子优先从设定的两份中选一份,张国康的哥哥选择了第一份家产即南屋,余下的那份才是作为弟弟的张国康的,确定后签字。紧接着,在场的见证人分别在《家产分据》上签字盖章,最后,张国康的父母签上“正”字,以示最终认可。

既简单又庄重的仪式结束时,张国康的父亲说话颇为吃力地嘱咐两个儿子,不要计较家产多少,都是父母劳动所得,勤俭持家而来,希望兄弟俩好好珍惜,将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更好的生活。

张国康说,40年过去了,虽然父母都已过世,祖屋也已拆掉,但当年的那一幕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他深深地怀念父母对他们的恩重如山。

1981年,张国康在分家两年后,把他分得的六架半北楼拆了,另外申请了宅基地,重新建造了楼房,面积98平方米,一直给他的父母居住。他的父亲于分家后的第5年去世,母亲于2012年去世,活到了93岁。

在分家后的40年内,张国康先后搬家六次,由小到大,由差到好,居住条件一次比一次得到改善,他的小家也早已步入了小康。

李桦 文 图片由被采访对象提供

城事 档案柜

·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