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3版:城事·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第A05版:城事·微社会
 第A06版:城事·大讲堂
 第A07版:城事·新视界
 第A08版:时事·揽九州
 第A09版:时事·揽九州
 第A10版:时事·揽九州
 第A11版:时事·观天下
 第A12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04版:城事·档案柜  
    标题目录
几十年间,老百姓的菜篮子越拎越舒心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3上一篇 2019年12月28日
70年·我们的日子
几十年间,老百姓的菜篮子越拎越舒心
从马路市场到大棚市场,再到标准化菜市场
不少市民说,现在逛菜场和逛商场一样。
在我市,这种大棚菜场现在已经很难看到。(图片来源于网络)
现在的菜市场环境整洁、功能完备、规范有序、商品丰富。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熙熙攘攘的菜市场是最接地气、最有人情味的地方,这里充满着生活气息,也承载着一座城的光阴故事。

几十年间,常州的菜市场经历了从马路市场到大棚市场,又到标准化菜市场的变迁,随着菜场的逐年改造和提升,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解放初期:菜场大多是马路市场,菜品很简单

“那时候的菜场哪能和现在比呢!”今年84岁的徐福大早年一直生活在县直街附近,是位地道的“老常州”。

徐福大从小家境不错,生活条件要比一般老百姓好很多,但是,也不是想吃什么就能买到。除了当时的经济条件有限,还有就是菜市场上的菜品也不像现在这么丰富。“你想买的吃的,菜市场不一定有。”

上世纪五十年代,徐福大最熟悉的菜市场是小河沿菜市场,该菜场是当时我市最大的菜场之一。

“菜场对面就是我家,那时候的菜场很简单,既有室内的,也有在大马路上摆摊的。而且,早上很早的时候,还能听到屠户杀猪的声音,环境很差。”徐福大回忆,当时的菜场简易,菜品也很有限,就几样蔬菜,外加卖肉和卖鱼的。

而且,当时去菜市场买肉、买豆制品等都是凭票供应。每天早上一起床,他就能看到拿着票证排队买菜买肉的居民。

徐福大喜欢吃猪肉,但是每月肉票的数量有限。为了解馋,他母亲就去德泰恒为他买肉包子。“那时候,想吃肉都吃不到。”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菜场少,买菜要走挺远的路

58岁的张国强从小家住老德安街上,斜对面就是老国棉一厂。他关于菜场的记忆是“少”。“菜场数量少,菜场上可买的东西也少。”

距离他家最近的一家菜场是在正素巷附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经常陪父母去买菜。从家里到菜场,要走二三十分钟时间。

去菜场次数多了,他对菜场上菜的来源和管理模式也熟悉起来。“菜都是附近定点的公社送来的,鱼都是水产公司供应,猪肉都是食品公司供应。”他说,当时菜场上没有个体户,摆摊的销售人员都是国营企业职工。

当时物资缺乏,去菜市场买东西仍需要凭票购买。“菜市场虽然是室内的,面积也挺大,也专门划分了蔬菜区、肉类区、水产区,但摊位有限,环境也脏、乱、差,没法和现在比。所以,排队买是常有的事。”张国强有位邻居就是在菜市场卖猪肉的,平时很多人都要“巴结”他,因为在那个年代,普通家庭每月只有半斤肉票,所以都格外珍惜,使用时,都想买到称心如意的肉。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私营摊位多了,国企摊位逐渐淡出市场

60岁的李国刚一直居住在浦北新村,结婚后,家里的菜大多由他到菜市场购买。上世纪八十年代,他经常去的菜场是原兰陵菜场,位置就在现在的兰陵菜场。

在他记忆中,改革开放后,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菜场也开始发生变化。“之前,我很难看到个体户来摆摊卖菜的。但改革开放后,菜场周边聚拢的私营摊位逐渐增多。这样,菜场上的菜不仅品种增加了,价格也逐渐降了下来。”

这种情况下,菜场上原有的国营摊位就面临巨大挑战。慢慢地,这些摊位逐渐减少。李国刚的一位朋友就曾是国营摊位的服务人员,随着企业效益的下滑,他早早转行做起了其他生意。

“上世纪九十年代,菜场国营摊位的工人下岗的较多。后来,国营摊位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同时,李国刚留意到,随着政策的放开,在他家附近,一些新的菜场也逐渐形成。他印象较深的是浦前村附近成立了浦前农贸市场,属于大棚市场,吸引了更多的个体户。

这一时期,我市开始出现一批大棚市场,其中有代表性的还有清潭银河市场,最多时有摊位一百多个。

新千年:摸底全市菜场后,开始全面提升改造

经过几年的发展,大棚市场的弊端开始显现。常州市菜市场管理服务中心负责人王越回忆,2006年,时任有关市领导视察全市城市环境,当从武进区回来的途中,路过原常武大桥(现龙城大桥)时,走进了原浦前农贸市场。“当看到简陋的大棚、脏乱的现场、拥挤的人流,不由对周边的随行人员感叹,没想到已进入了21世纪,我们常州的菜市场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水平。”

由此,我市菜市场提升改造和长效管理摆上了重要的议事日程,并着手开始新一轮全新理念的菜市场改造。

“菜市场改造涉及面广、工作量大、情况复杂。常州一共有多少个菜市场,又有多少个菜市场需要提升改造,多少个菜市场需要新建?在当时的情况下,谁也不能准确地说得上来。”王越回忆,为了掌握情况、摸清家底,在2006年10月的某天,时任市经贸委领导把他和几位同事叫到办公室,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常州市建成区范围内大大小小的室内菜市场、大棚菜市场,甚至马路市场都要摸清。

经过一个多月的四处奔波,调查了解情况,终于把城区范围的菜市场家底都摸了个遍。至2006年底,全市建成区范围内共有107家菜市场(含大棚、马路市场),其中武进区15家、新北区9家、天宁区43家、钟楼区33家、戚区7家。

2007年元旦过后,市政府提出用3年时间,对全市建成区范围内菜市场进行提升改造。

至2019年底,全市已有135家标准化菜市场,

老百姓的菜篮子越拎越舒心

2007年初,我市菜市场提升改造正式拉开序幕。我市建成区内所有菜市场按照“内部提升、原址改造、搬迁移建、规划新建”四种形式逐步分类实施,并对菜市场的规模布局、建筑要求、摊位设置、层高墙面、公用设施等作出了详细要求。同时按照“以区为主、重心下移、属地管理”的原则,把菜市场纳入了全市十三项长效管理内容之一进行考核,以进一步推进菜市场常态化、精细化管理。

2007年,我市第一家标准化菜市场雕庄菜市场建成后,一批批清洁、舒适、美观的现代化菜市场逐步涌现。截至2019年底,我市(含溧阳)主城区新建和提升改造菜市场共135家,投入约13.5亿元。

“现在的菜市场环境整洁、功能完备、规范有序、商品摆放美观,拎着菜篮子买菜就像去商场购物一样。小时候想都不敢想,原来的马路菜场,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市民徐福大说,现在菜场环境好了,他去的次数也多了,每次去,心里都格外开心和舒坦。

吕洪涛 文 朱臻 摄

部分图片由王越提供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