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城事精要闻
 第A03版:城事情报站
 第A04版:城事健身季
 第A05版:城事检察在线
 第A08版:时事揽九州
第A05版:城事检察在线  
    标题目录
移动支付好是好,防范意识不能少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2020年3月22日
泄露的密码,自然形同虚设;独有的指纹,也非万无一失
移动支付好是好,防范意识不能少

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出门不带钱,一部手机走天下成为不少人的习惯。然而,移动支付在给消费者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存在着诸多风险和隐患,让人又爱又恨。这期检察在线,我们就通过三个案例,了解一下在平时使用移动支付时我们可能面临着哪些风险,应该如何有效应对。

不设防的手机, 让贪小便宜者有了可乘之机

结果是,盗刷手机支付账户6千余元的贪小便宜者被起诉

去年11月的一天上午,徐某在小区的活动广场捡到一部手机,他顺手在屏幕上朝上一划,发现不用密码就可以解锁,趁周围没有人,把手机塞进口袋拿回了家。

一回家,徐某就和女友说了这事,还还是不还,两人也有过挣扎。“如果还回去了,人家以为是我们偷的怎么办?”最后,他们就这样说服自己,抱着侥幸心理,把手机留了下来。

当天中午,两人一起去超市买菜,结账的时候,徐某想到了那部捡到的手机。他们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的支付平台,选择“向商家付款”,出现一个二维码。“滴”的一声,超市收银台的扫码枪一扫,无需密码,直接支付成功。随后,手机收到了银行发来的一条短信,提示此次消费24.5元,银行卡余额还有6000多元。

正是这6000多元的余额让两人起了贪念,把这部手机当成了提款机。他们一合计,干脆来票大的,直接坐公交去了南大街金店,选了一条6000多元的小项链,兴冲冲地跑去结账。同样是点开微信的“向商家付款”,谁知这回竟需要密码!两人上网一查才知道,目前微信和支付宝都有向商家免密付款的功能,而且是无法关闭的,但免密的限额每天五次,每次1000元。

一步到位走不通,那就只好曲线救国。离开金店,他们在南大街步行街一连买了七件衣服,累计消费了1700多元,全部是利用微信和支付宝的“向商家付款”功能进行的支付。

两人一路血拼,满载而归。回家后,两人就合计着把卡里剩下的4000多元也转出来。徐某打开自己手机支付宝的“个人收钱”的二维码,再打开那部手机的扫一扫功能,想要通过扫码的方式进行转账,但由于支付宝的默认免密支付功能仅向商家开放,向个人转账的话,如果没有设置“小额免密支付”,仍然需要密码。

徐某不甘心,又点击“找回密码”,在验证方式里选择“好友验证”,屏幕上出现了支付宝好友姓名的末位提示,徐某反应很快,打开手机通讯录,翻到了相应的姓名输入对话框,连续两个好友验证就这样轻而易举通过了。

重设密码后,徐某把手机绑定的银行卡里的4000多元余额转到自己的支付宝账户,又转出其中的一半给了女友。

一切搞定后,两人都不敢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居然让自个儿碰上了。再一盘算,早知道转账就能把钱搞出来,之前买衣服花的1700多元多少有点冤枉。于是第二天,两人又回到南大街,把昨天买的最贵的两件衣服都退了,相当于套现,拿回了800多元现金。

日前,徐某和女友因涉嫌信用卡诈骗罪,被钟楼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检察提醒:

如何防止资金通过移动支付的方式被盗刷,有几点需要提醒:

1.手机千万要设置锁屏密码;

2.支付软件要设置支付密码,尽量不要使用免密支付功能,而且支付密码最好不要使用自己的生日、身份证、手机号码等比较容易被破解的密码;最好还要设定消费限额,防止损失扩大;

3.这里有一个例外,就是案例中说到的微信和支付宝的“向商家付款”功能,如果商家使用专业扫码枪或者摄像头扫描您的付款码,是可以免密支付的,而且免密支付还无法关闭。支付宝和微信解释说,这么设定主要是出于便捷的考虑,每天只有5次且订单小于1000元的消费可以免密码支付,而且这个二维码是动态二维码,有效时间只有一分钟,并且仅适用于线下付款。但即便如此,还是带来了支付风险。

在这里检察官教了大家一个方法,可以规避这类风险。无论是微信还是支付宝,在“向商家付款”的页面,点击右上角的【……】,选择【暂停使用】,就可以关闭“向商家付款”功能,如果今后付款时想要开启该功能,需要输入支付密码。

4.更换手机号码的时候,要及时解除微信、支付宝等网上支付平台与手机号的绑定;

5.如果手机遗失,最先要做的是联系支付软件的客服,冻结自己的快捷支付账号和绑定的各银行卡账号,还需对自己的手机号码进行停机。

醉酒后,被酒友“借指纹”支付账户盗转钱款

所以,这种独一无二的“密码”并非万无一失

去年底,李先生约了几个朋友到酒吧小聚,期间,好友又叫来另一波朋友加入,七八个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离开时已经凌晨三点。李先生早已烂醉如泥,依稀记得朋友扶着他打了车,到宾馆开了房,再后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醒来时,李先生习惯性地摸手机,发现手机不见了。借别人手机登陆微信,发现通讯录多了一个陌生的微信好友,自己还向这个好友转了900元。再一查,发现银行卡上总共少了2200元,遂向警方报案。

经查,小偷正是昨晚聚会中后来加入的两个初次谋面的酒友谢某和华某。他们在李先生喝醉以后,用他的指纹解锁了手机密码和微信、支付宝的支付密码,连续三次共转账2200元。

日前,谢某和华某因涉嫌盗窃罪,被钟楼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检察提醒:

承办检察官介绍,在他们日常办理的支付软件盗刷的案件中,一半以上都是熟人或者与自己有亲密接触的人作案,因此对于自己的手机和支付密码一定要保管好,相对指纹解锁、指纹支付等手段更加可靠,但同样不是万无一失的。针对这个案例,检察官只能说这样一句:喝酒误事,切莫贪杯。

通过中介办贷款,贷来的钱却进了中介口袋

原来,是求贷的王先生太轻信,把支付宝账号密码告诉了中介

去年9月初,市民王先生手头有点紧,想从小额公司贷款进行周转。通过贷款中介,他认识了刘某,网上聊天后,觉得刘某挺靠谱,便约定9月11日在一家奶茶店见面,办理贷款事宜,成功后支付一定的提成。

见面后,两人面对面坐定,应刘某要求,王先生提供了姓名、身份证号码、支付宝账号密码等个人基本信息,并把手机递给刘某让他操作。遗憾的是,刘某说这次贷款没能办下来。

9月21日,王先生又约了刘某在奶茶店见面,想再尝试一下,但这次还是没有成功。

谁料到了9月底,王先生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是一家叫“某某金融”的贷款APP发来的还款提醒。王先生觉得蹊跷,再一查支付宝记录,发现支付宝账户在9月11日和9月21日共计三次向同一个陌生账户转账总计15400元,这才如梦初醒,急忙打110报警。

接警后,警方通过侦查,很快锁定刘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并抓获归案。

经审讯,刘某对盗刷王先生手机支付宝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承认,其实第一次帮王先生办贷款就成功了,有两个贷款APP放了款,共计9900元,都到了王先生的支付宝账户。但由于自己最近借了20万元的外债,每个月要还2万元左右,已经资不抵债,便一时起了贪念,暗自将放贷的钱,转到了自己的账户,再将转账记录删除。9月21日,刘某又以同样手段将王先生刚刚贷到的钱款5500元转到了自己的账户中。

刘某说,他们办理贷款的流程很简单,就是在客户的手机上下载一些贷款APP,填写完资料后上传,由APP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就开始绑定银行卡或支付宝。刘某还说,干他们这行,靠的就是这些不为公众所知的贷款渠道,客户一般也懂规矩,在他们操作时也不会特意凑上来看。因此对于刘某在手机背后的一系列见不得人的操作,王先生没有丝毫察觉。

日前,刘某因涉嫌盗窃罪被钟楼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检察提醒:

如今,有贷款需求的人越来越多,不正规贷款机构和骗术也随之越来越多,承办检察官在此提醒,办理贷款应选择正规银行或金融机构,且切不可向陌生人随意透露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支付宝或银行卡密码等个人信息,即使自己对操作流程不是很熟悉,需要他人协助,也要看着对方操作,以免让对方有可乘之机。

本版文字 王侃 尹梦真 本版图片 朱臻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