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城事 精要闻
 第A03版:城事 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 新发布
 第A05版:城事 情报站
 第A06版:温暖常州 周末关爱
 第A07版:城事 搜城记
 第A08版:城事 人物志
 第A09版:时事 揽九州
 第A10版:时事 观天下
 第A13版:第一升学 互动
 第A14版:第一升学 大学
 第A15版:第一升学 校园
 第A16版:第一升学
第A06版:温暖常州 周末关爱  
    标题目录
“只要每天看到他活着,我就最满足”
上期周末关爱捐助情况
失去了儿子,夫妻俩又患上重病
想到自己的孙子
她决定帮助这两个小孩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下一篇4 2020年5月15日
儿子出车祸昏迷,医生劝她放弃,她选择不惜一切救治——
“只要每天看到他活着,我就最满足”

在小超市闲暇时,彭建英拿出相册,看看高烈年轻时的照片。
出车祸前,高烈也是一位帅气的小伙子。
高烈出车祸后,腿部失去知觉,母亲彭建英每天帮他按摩、敷药。

急难救助档案

编号:341

姓名:高烈

住址:金坛区尧塘街道万新村委

家庭情况:因车祸致高位截瘫,丧失劳动能力,医药费支出大,靠父亲高小宇和母亲彭建英照顾衣食起居,家庭经济困难。

“你以前多帅,再看看现在,变成啥样子了!”65岁的彭建英看着大儿子高烈说道,她的脸上是笑着的,眼睛里却分明有泪光在闪烁。

高烈坐在轮椅上,也只是笑着,刚想搭话,被彭建英制止了,“别逞强了,你一开口,又要咳嗽,流口水了。”

其实,高烈不开口也一直在流口水。他的轮椅旁边放着一包餐巾纸,为了擦口水,他不停地在抽纸。彭建英告诉记者,“他一天至少要用三大包,多的时候,一天要用掉四五包。”

高烈之所以变成现在的样子,和8年前的那场车祸有关。时间过去这么久,彭建英仍不愿意去回忆这件事。她活了这么久,那段时间,是她掉眼泪最多的时候。

“孩子被汽车撞了,司机还找不到了,你说倒霉不倒霉。”彭建英说,儿子当时32岁,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销售的工作渐渐有了起色,爱情也快有了结果,美好的生活刚刚展开。但不曾想,厄运来临,身遭横祸。

躺在病床上的高烈一直昏迷不醒,医生找到彭建英,劝她放弃。“医生和我说,即使人被抢救过来也是‘植物人’了,而且治疗费很有可能是无底洞,要为小儿子想想。”

“固执”的彭建英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舍不得他,只要有一线希望,只要有一分钱,也要治疗。”她天天在病床前守着,母爱的坚持终于等来了奇迹。一个月后,高烈醒来,并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椎炎,双腿失去知觉,吃东西总是流到气管里。

为了能让高烈顺畅吃饭,医生为他做了几次手术,但都不算太成功。直到现在,高烈喝水吃饭都特别小心。流口水、咳嗽、吐痰,每天都没间断过。

这几年,为了稳定高烈的病情,全家人动员起来——彭建英每天负责在家照料,67岁的父亲高小宇仍坚持打零工挣钱,三十几岁的弟弟拼命工作,并主动为父母还了15万元的债务。

“老二为了哥哥毫无怨言,他虽在城里做园林设计,但一有空就来看望哥哥,推他出去散散心。”每次谈起这些,彭建英既高兴又愧疚。她说,如果不是自己坚持救高烈,家里经济条件不会这么差,小儿子也早就结婚成家。“小儿子很懂事,他很担心娶到一位嫌弃哥哥、对哥哥不好的媳妇。”

从死神那里走了一遭的高烈,仍经常到医院检查,并且,每天仍要吃药。前面借的钱还没有完全还清,每月七八百元的日常医药费仍在开支,彭建英一家的压力可想而知。

村委为了帮助他们,专门为他们筹办了一个小超市。于是,推着高烈往返于家里和超市,成为彭建英的日常生活。

曾经,有人问过彭建英,后不后悔当时的选择。她同样斩钉截铁。“从不。如果再选一次,我仍会选择不惜一切救儿子。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只要每天能看到他活着的样子,我就最满足。”

周虎琴 吕洪涛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