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3版:城事精要闻
 第A04版:城事大讲堂
 第A06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07版:时事揽九州
 第A08版:时事观天下
第A06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标题目录
高铁通了
不设密码的存单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下一篇4 2021年1月9日

高铁通了

嵇天培

这两天,朋友圈喜大普奔、同学群里也在热议,淮扬镇高铁的开通将方便多少人,奔驰的高铁似乎缩短了回乡的路、让大家对家乡的思念和迫切回家看看的计划一下子又提上日程。

父亲老家阜宁,父母因为爱情而选择大学毕业后各自离开家乡到淮安工作,是当地人口中的“外地人”。小时候我总是问母亲:为什么我同学总是说自己要走亲戚,我们怎么不走亲戚?在交通不够发达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过两次走亲戚的深刻记忆。一次是爷爷奶奶的七十大寿,父母带我回阜宁,一百多公里的路程,经历了三轮卡、然后辗转几次大客车、再到人力自行车三种交通工具,从清早出发,下午两点多才到,三四岁的我因为大冬天在路边等不来车冻哭了,恰逢过年期间,路边人烟稀少,父母带在身边的干粮因为寻不到热水我都不肯吃……另一次是我初中毕业,父母带我回母亲的老家海门,距离上个事件已近十年,可还是为了赶车头一天晚上就住在市里,结果第二天下午四五点才到目的地……路途远、乘车难,就是走亲戚、跟着父母回他们家乡给我留下的记忆。

第一次离家,是上高中,刚满13周岁,想家想到流泪。一开始生活上的不适、每两周回一次家交通上的不便、周日离家去往学校时的不舍都历历在目。

大学在省城南京就读,回家的频率也逐渐降低,但依然盼着每一个假期。那时虽没有现在的高速,但宁连公路已经升级。从家去往南京在小镇乘坐普通大客车单程只要25元,只是路程要4个多小时。

大学毕业后来常州工作,从老家开往常州的大巴,需要沿途带满客人才肯上高速,所以通常需要5个多小时。有一年春节后返常碰到大雪天,父亲送我和当时还是男朋友的老公去汽车站,自行车载着行李,深一脚浅一脚在雪地里走。上车后的我们很担心一个人返回的父亲,会不会摔跤滑倒。那次因为高速封路加上车子路上出了故障,路上的时间是平日的翻倍,不像现在有手机的陪伴,十个小时的车程漫长到人要崩溃。

2004年下半年,动过手术的父亲身体已经很不好,二姐一直在身边照料,我和大姐一人一周相间着回去。记得从老的武进汽车站赶周六早晨5∶20发往淮安的班车,周日下午再赶回来的情景,回去陪伴父亲的时间还不如耗在路上的时间长。后来,接到二姐打来说父亲病危的电话,我一路急急忙忙从大学城赶到老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随着润扬大桥、泰州大桥的开通,回老家花在路上的时间越来越短。

2010年,我们换了新房又买了车,把母亲接过来在常州过年。2011年9月,母亲故去。此后每一次常州回淮安的行程,要么是清明时节去扫墓,要么是出差。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高铁通了,回家的路近了,趁父母健在,常回家看看吧……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