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导读
 第A02版:要闻/政情
 第A03版:要闻/热读
 第A04版:民生/关注
 第A05版:专版
 第A06版:专版/政法
 第A07版:全媒体
 第A08版:专版
 第A09版:专版/警方
 第A10版:武报乐购·广告
 第A11版:副刊/阳湖
 第A13版:时政/要闻
 第A15版:时政/观点
 第A14版:时政/聚焦
 第A16版:科普/发现
第A11版:副刊/阳湖  
    标题目录
少年割麦的痛苦记忆
怀念初夏的味道
许——许多造福桑梓人(四)
感恩生命中的停顿
数字报纸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年8月6日

怀念初夏的味道

  “我脱去草帽,脱去习惯的外鞘,变成一个淡绿色的知了,是的,我要叫了。”顾城笔下的初夏,在农历四月里,在我美好的记忆里。

  现在的初夏,容易在一夜间暴热了,虽然畅快,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现在的初夏,容易在一夜间降温了,仿佛未曾来过。心底里那个美丽的初夏到底去了哪里?

  当初夏的知了开始叫个不停,从前的初夏在记忆里慢慢浮现,初夏的味道也在不经意间弥漫开来。那时的初夏,小朋友们都有一种期盼,期盼着天气热起来穿漂亮的裙子。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每次穿着它走在去小学的路上,路边农田里的虫子会成群扑到裙上乱舞,我一奔跑,虫子就在后面一路追。现在想来,当时的我可是一株移动的金黄色油菜花,不遭虫追才怪。

  那时的初夏,有乡村撒野的乐趣,放学后,假期里,和几个同学在乡间玩得不亦乐乎。记得有一次,我们在野外摘到了好吃的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开心之余,突然发现覆盆子旁盘着一条赤链蛇,大家惊叫着散开,蛇受到惊吓溜得更快。于是美味的覆盆子,连带那条吓人的蛇,一起留在了初夏的记忆里。

  那时的初夏,有桑葚紫红的往事。学校附近有一大片桑葚林,吃过中饭,我经常会和几个胆大的同学潜伏进去,“侦查”桑葚的成熟情况,熟透的紫红桑葚,被我们一边摘一边吃,很是尽兴。当时有个外号叫“孙猴子”的调皮男生,他摘得特别多,经常在午休时悄悄品尝。有一次轮到他睡板凳,这是吃桑葚的绝佳位置,他慢慢把桑葚放进嘴里,也会不时扔几个给周围眼馋的同学,正当其乐融融之时,班主任出现了。大家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孙猴子”甚至故意发出轻微的鼾声,想躲过一劫。听着班主任脚步声一步步靠近,我眯眼观察,发现“孙猴子”袋子里的桑葚正在一个一个往地上蹦,他嘴角还残留着紫红的汁水,班主任在“孙猴子”旁边停了下来,站了一会儿,最后又径自走出了教室。“孙猴子”没有在预期中被拉出去罚站,等老师走远,他发出得意的笑声,没想到桑葚掉得更快了,他一着急,翻身跌下了板凳。这时,班主任杀了个回马枪,“孙猴子”终于在众人的窃笑声里被“请”出了教室。

  那时的初夏,又有慢悠悠的闲适。在步行为主的年代里,走在路上,有很多闲暇去感受每一缕凉风吹过发梢的欢快,每一滴雨打荷叶的咚咚响。走在路上,走过铺满麦子的道路,脚下发出轻脆的声音,每一下脆响声仿佛都是优美的音符。脚底下的麦子秆还是个好东西,中间部分折一段下来,插到水壶里,就是“吸水管”,可比现在的塑料吸管环保多了。

  窗外的知了依然一声声叫个不停,记忆中初夏的味道,已经在斗转星移间慢慢散落,这令人有些小伤感,也令人对旧日的初夏多了几分念想。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