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常州新闻·要闻
 第A02版:常州新闻·要闻
 第A03版:常州新闻·要闻
 第A04版:常州新闻·市场综合
 第A05版:常州大家·财经新闻
 第A06版:文件
 第A07版:国内新闻
 第A08版:国际新闻
 第B01版:常州新闻·社会现场
 第B02版:文笔塔·记忆
 第B03版:中国新闻·周边社会
 第B04版:娱乐新闻
 第C01版:健康周刊
 第C02版:健康卫士
 第C03版:健康沙龙
 第C04版:健康生活
第A05版:常州大家·财经新闻  
    标题目录
欲解大千无穷事
沪指告别九连跌
“钱荒”凸显利率市场化步伐缓慢
截至9月末中国对外金融
净资产18052亿美元
打造绿色钢城
成就百年基业
圣诞季: 电商、店商的一场互搏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2
下一篇4  
2013年12月24日
两度成为华罗庚的研究生,总也忘不了华老的言传身教
欲解大千无穷事
———访著名数学家贺祖琪教授

  贺祖琪教授在寓所接受家乡记者专访。

  那几天正好刮大风,北京的天空露出久违的蓝天白云。雾霾被西风吹走的同时,树叶也凋零满地。学院路公交车站刚下来,就看见贺祖琪教授隔着马路向我招手。

  斑马线旁,74岁的老人一边大声提醒我注意行走安全,一边不时伸出手臂示意穿梭往来的车辆放慢速度……真是一位细心慈爱的长辈。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在学生们眼里,贺老既是严师,亦若慈父。而他觉得自己“治学待人,受华罗庚先生的影响较深”。

  作为华罗庚先生唯一的常州籍研究生,贺祖琪“总也忘不了华老的言传身教”。

  闻到菊香,就会想起家乡

  运河北岸,武进马杭那个叫“河北”的小村庄,便是贺祖琪的故土。

  “现在已经和城市联成一体了。”家乡的点滴讯息都被他热切关注着,“我的母校是有百年历史的马杭小学,现在的校园好漂亮。”离开马杭这么多年,但“只要闻到菊香,就会想起家乡”。

  1953年,贺祖琪开始了自己在城北初级中学(今常州市市北实验初级中学)的中学生活。彼时的贺祖琪虽然并非尖子生,但一位曾做过国民党军官的数学老师,却激发起他对数学最初的兴趣,“觉得数学一点也不枯燥,其中有各种奥妙生趣。”而城北中学老师的师德魅力令他至今感怀不已,“记得那时的老师们,一是用心教人,二是真情育人。”

  初中毕业后,贺祖琪于1955年考取了省常中高中部。由于初中阶段培养了爱思考、擅钻研难题的好习惯,贺祖琪在高中阶段的学习并不紧张,“每天下午4点过后一定是在操场上锻炼,老师们绝不用沉重的作业来‘绑架’学生。”

  省常中的老师“在课堂上抓效率的本领非常厉害”,这让他记忆深刻:“班主任刘友新老师的语文课、谈寿庭老师的几何课、邓慧芬老师的三角课……老师不仅授课生动有趣,而且还巧妙引导同学们做学习的主人。课堂上师生热烈互动的场景,现在想起来都很享受。”

  到1958年高考的时候,贺祖琪所在高三(5)班的录取率是百分之百:清华、北大、中国科大、哈军工、复旦、交大、南大……当时国内一流名校几乎“全覆盖”。

  班长贺祖琪,被北大数学力学系录取,就此结缘数学。

  两度成为华罗庚的研究生

  北大数学系一直被视为“中国数学家的摇篮”,拥有庄圻泰、段学复、江泽涵等一批数学界名师。但那几年,不仅北大,几乎所有高校的正常教学秩序都在“反右”的余声中不得安宁。刚报完到,新生们就被统一安排到沈阳劳动。在沈阳期间,白天参加紧张的劳动,只能晚上抓紧时间学习,一年之后才回校继续上学。

  1964年,贺祖琪以优异成绩完成北大本科学业,考取了“一代数学巨擘”华罗庚的研究生。“第一次看见他是在新街口外大街4号华先生的居所。”贺祖琪至今记得第一次和华罗庚见面的情形,“全国人民都知道华罗庚,他名气那么大,没法子不紧张。”听说贺祖琪是常州人,华罗庚微笑着消弭他的紧张感:“金坛离常州很近,我也会说常州话,我们算是老乡呢。”自此,他成为华老的“入室弟子”,和其他几位同学分别学习华罗庚从事的三个重要研究方向:多复变函数论、代数学和数论,贺祖琪的方向是多复变函数论。

  华罗庚对学生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他要我们干的事,都要定期有个交待,决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每次见他之前,都抱着小心翼翼的敬畏心情,在专业上要充分作好准备,要想好如何答复他提出的问题。对于不满意的答复他会当众训斥,但对学习优异的,他是由衷高兴的。”

  “文革”风起,海外归来的华罗庚无可避免地成为造反派攻讦的对象,其住所外出现了“打到反动学术权威华罗庚”的标语、大字报。贺祖琪和另外一位研究生裴定一坐不住了。他们想起来:“文革”前,毛泽东给华罗庚写过两封亲笔信,赞赏他“奋发有为,不为个人,而为人民服务”,说他“壮志凌云,可喜可贺”。他们立刻来到老师家里取出毛泽东的亲笔信,复制在大字报上,以此反驳造反派对华罗庚的指摘。从此,有“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造反派再也不敢轻易动什么歪念头。危难时刻的一个小小举动,让华罗庚对贺祖琪感念甚久。

  因为有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保护,华罗庚总算在动荡岁月里得以安全。但他的研究生们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贺祖琪被发配到林海雪原,成了吉林桦甸一个工厂的翻砂工;而裴定一则被分在大庆养猪。离京时,他们烧毁了自己的书,觉得“心,已经死了”。

  冰天雪地里却也有意想不到的温暖。“师傅们待我很好,并不曾歧视我们这些‘臭老九’。”做了一阵翻砂工,贺祖琪被抽调到厂子弟学校教数学,3个月后,他所带班级数学成绩跃至桦甸全县第一。

  命运的改变仍和华罗庚相关:正在全国推广应用数学“优选法”、“统筹法”的华罗庚来到吉林,指名道姓要见自己的学生贺祖琪。特殊背景下的见面,让师生二人不胜唏嘘。华罗庚当即向吉林省提出,欲抽调贺祖琪参加他的“双法”推广。但吉林省却打起了自己的算盘:“连华罗庚都这么器重,说啥也不能轻易放走。”华老走后,贺祖琪旋即被调往吉林省电子局从事研究工作。

  “文革”结束后,恢复研究生招考制度的当年,贺祖琪再次考取了华老的研究生。看着这位饱经磨难的弟子,华老感慨万千——他当年的几个研究生,贺祖琪是唯一考回师门的。

  后来,贺祖琪成了为“华杯赛”出题的主试委员,似乎也暗喻着师承的另一种延续。但贺祖琪认为,数学竞赛不应被捆绑到应试教育的“战车”上,“这有悖初衷,不能‘变味’。”

  数学,应是“为百万人的数学”

  研究生毕业后,贺祖琪先是被分配到中科院应用数学所,后又调到中国矿业大学工作。

  从事数学教学的同时,贺祖琪一直牢记华罗庚教诲,让数学成为“为百万人的数学”,致力于“把数学理论研究与生产实践结合起来”,并做出了巨大贡献。

  著名数学家曾肯成生前说过一句戏言:“龙生龙,凤生凤,华罗庚的学生会打洞。”所谓“打洞”,指矩阵对角化,使非对角元素均为零。华罗庚用矩阵工具发展出矩阵几何,并用来研究模形式理论,这样的研究有一种鲜明的个性,即:具有从庞杂中看透本质的深刻洞察能力。

  这让贺祖琪在后来的研究中受益匪浅。他的研究中,如“粮食产量的预测、分析和农业经济数学模型的研究与应用”、“原油合理分配和石油产品合理调运问题数学模型科研”、“黄河流域治理的相关数据支持”等诸多项目,得到了极为广泛的应用,有些至今仍对国家宏观决策提供着数据理论支持。

  当年,杜润生主导的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作为我国农村改革方案的“智库”和“设计室”,麾下结集了一大批青年才俊,培养和造就了一代改革精英。作为“农研室”的特邀顾问,贺祖琪当年也有幸被吸纳进这个时代大潮并参与其中:作为数学家,他的任务“就是对调查数据进行科学评估”。

  “杜润生眼光令人钦佩!”贺祖琪说,杜润生善于引导大家结合具体问题去学习,既瞄准中国农村的发展问题,又盯牢研究改革中的农村问题,“一直保持敏锐的现实感。”他记得,那时在为“农研室”做顾问时,杜老始终注重让大家掌握新的工具和方法,如外语、数学、系统论、控制论。和华罗庚一样,杜润生也是那种“喜欢联系实际学习,总在倡导‘从薄到厚,又从厚到薄’的读书方法。”

  1984年,“农研室”设计“粮食统销统购制度”改革方案时,所依据的相应数据支持,就来自贺祖琪的“粮食产量的预测、分析和农业经济数学模型”理论。这一年,大丰收带来粮食卖难、存难、运难,刚好是个契机,农研室大胆提出用“合同收购和市场收购”取代延续了30多年的“统购统销制度”。最终,这项改革措施被1985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采纳。

  贺祖琪说:“学以致用。学习,就是为了‘欲解大千无穷事’。”   

  本报记者 沈向阳

  

  贺祖琪简介

  江苏常州人,著名数学家。长期从事应用数学的教学和研究,取得丰硕成果。

  1938年12月17日出生在武进马杭河北村。1952年毕业于武进马杭小学,1955年考入常州市城北中学,1958年毕业于江苏省立常州中学,考入北京大学数力系数学专业,1964年毕业入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读研究生,师从著名数学家华罗庚、龚升。曾在中国科学院应用数学研究所学习和工作,1982年调入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研究生部工作,博士生导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