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常州新闻·要闻
 第A02版:常州新闻·民生人文
 第A03版:常州新闻·市场服务
 第A04版:胜宴
 第A05版:胜宴
 第A06版:周边社会
 第A07版:文笔塔·记忆
 第A08版:国内新闻
 第B01版:常州新闻·社会现场
 第B02版:现代教育
 第B03版:现代教育
 第B04版:国际新闻
 第C01版:健康周刊
 第C02版:健康卫士
 第C03版:健康沙龙
 第C04版:健康生活
第B03版:现代教育  
    标题目录
蜗牛来了,天路何在?
首届常州市中小学生汉字听写大赛启事
让学生顺应时代脉搏学语文
常州市首届“十佳书法少年”风采大赛6月季赛讯
国际学校老师怎么批作业?
“求真”,真的改个教材就够了吗?
一天报了暑期一半名额
教材也要顺应时代发展趋势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012
下一篇4  
2014年6月24日

蜗牛来了,天路何在?

  小“蜗牛”大过世界杯?反正我信了。世界杯说白了就是几拨人一本正经地抢球玩,千千万万真假球迷围观,弄出一批娱乐新闻和“足球寡妇”,想穿了,这只杯子跟咱们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但“蜗牛”却是正儿八经的中国制造,而且要“爬进”千千万万的儿童世界呢!

  这只“蜗牛”本属名头响当当的那个什么“双截棍,哼哼哈哈”的周杰伦,怎么就入了专家的法眼呢?时髦说法是“儿童立场”了。专家走群众路线,很好,但问题是儿歌这么多,为什么偏偏是“蜗牛”?专家能不能做儿童的代言人?百度一下,专家的推荐书目和孩子喜欢的书目,简直就是风马牛啊,专家口味不是一般的重。小屁孩是不懂啥,但如果笃信良药苦口包治百病就要捏着鼻子灌,也不厚道吧?一提“专家选定”就忍不住想起万恶旧社会的包办婚姻,能做主的不过日子,要过日子的不能做主。不比现代女子彪悍:“妈喜欢?让他们去过吧!”没怠慢专家的意思,只是近年常是“增删一篇,口水一片”哪,现在又玩起了假摔:先放风要把某某篇撤下来了,接着再出来辟谣。老百姓不买账的背后,有众口难调,有课本情结,少不了对权力集中的焦虑:世界杯咱摸不到球也就算了,自家孩子的课本还不能说两句吗?

  “蜗牛”爬进课堂了,但语文课爬向哪里呢?不少语文课还奏着经典五部曲:字音字形、写作背景、段落大意、写作手法、中心思想,好比把个活泼泼的蜗牛肢解成触角、身子、壳,再漂亮也觉得反胃。课堂上提问了,互动了,热闹了,到头来还是老师一锤定音,把标准答案一块块掰碎了,碾成粉,搓成丸,喂进孩子的嘴巴里。听过小学一节《秦兵马俑》,师生齐声赞美“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一个小朋友却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杀死那些人(兵马俑源自殉葬)?”我也特想提问:整齐划一、杀气腾腾的兵马俑,不就是被洗脑的杀人机器?作为暴政的死忠,他们今天发动战争,明天对付老百姓,后天就能成为恐怖分子。结果是,那位似乎来自“皇帝新装”里的孩子被老师直接忽略了。

  课文好不好,要问一问:呼应了孩子没有?链接了社会没有?联通了人性没有?70多年前的《开明国语课本》再版后曾卖到断货,不仅因为阵容豪华(叶圣陶写课文,丰子恺手绘插图),有一篇《怎么不种花》,“田里有爸爸种的菜。我说:‘怎么不种花?’爸爸说:菜也会开花,黄花菜,很好看。”文好、画好、字也好,多接地气啊!丰子恺的女儿回忆:“父亲一生爱孩子,一生注重童趣,他常常设身处地去体验孩子的生活,特别反对家长按照成人的观念去干预孩子……”而现当代教材似乎更担心我们不够“又红又专”,小时候学习伟人衬衫的节俭故事(后来听说是编出来),穿新衣服都有罪恶感;读《王二小》读得眼泪汪汪,读出血海深仇,恨不得抄起讲台上的教鞭就去放羊。

  话说回来,“快女”“房奴”“高富帅”“女汉子”都能入选汉语词典,我们有理由拒绝一只勤奋励志的“蜗牛”吗?课文百千万,但“课文只是个例子”(叶圣陶语),蜗牛来了,黄鹂鸟也会来,灰太狼也可能在路上。关键是如何用:对于教坛高手,飞花摘叶皆是武器,一沙一石也是菩提。譬如“舌尖上”的好食材,到了我这样的二货手里,也就糟蹋了。再好的文章,如果只是课堂上问得漂亮,答得精彩,我也不觉得是成功,就像自己拿到了驾驶证,却开不了车,被同事讥为“本本族”。看到生活中的孩子说着“红灯停绿灯行”还乱穿马路,唱着“五讲四美”歌对着亲奶奶拳打脚踢,就比西班牙队踢回老家还郁闷,真不如卖黄焖鸡米饭或烤猪蹄有成就感。

  课文是有限的,但要引导孩子从此热爱阅读;课堂是有限的,但要引导孩子走向更广阔的世界;教师的陪伴是有限的,但要让孩子学会用自己的脑袋思考!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挂着轻轻的仰望。”《蜗牛》的愿望多像是我的语文之梦啊!因为课文虽小,却是一颗颗种子;孩子虽小,却有一颗颗心灵。我们现在给孩子的,他们以后将加倍地返还给我们。  蜗牛来了,我们还在寻觅:传说中语文教育霞光披拂的天路何在?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