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热读
 第A03版:城事
 第A04版:城事
 第A05版:城事
 第A06版:城事
 第A07版:城事
 第A08版:常晚优购·酒品惠
 第A09版:城事·社会
 第A10版:图片
 第A11版:证券·解盘
 第A12版:城事
 第A13版:国内·揽要
 第A14版:国内·关注
 第A15版:国际·社会
 第A16版:关注洋奶粉
 第B01版:文娱圈
 第B02版:文娱圈·综艺
 第B03版:文娱圈·影视
 第B04版:体育·边缘
 第B05版:体育·界外
 第B06版:体育·盯人
 第B08版:毗陵驿·人情世故
第A14版:国内·关注  
    标题目录
北京“楼上楼”主人张必清,原是“国宝级大师”
北京城管认定“楼顶别墅”为违建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下一篇4  
2013年8月14日

北京“楼上楼”主人张必清,原是“国宝级大师”
他是“奇经疗法”创始人,有着一长串耀眼的头衔,据称靠点穴治病,只接待“有来头的人”
不过早在两年前,继张悟本、马悦凌事件后,他和“奇经疗法”都已经遭到了质疑

  张必清和他的“奇经堂”门店

  8月12日,据北京城管人士透露,人济山庄B栋楼顶假山违建,其主人张必清,在某医学协会任职。

  据公开资料显示他是“梅花磁针灸综合疗法”(“奇经疗法”)的创始人,甚至有资料宣传其为“国宝级中医药大师”。

  12日,记者探访其在北京的6家“奇经堂”门店,发现均由其弟子坐诊。其弟子称,张必清本人只偶尔在家接待“有来头的人”。

  望京“奇经堂”大夫说,“奇经疗法”就是用点穴和药贴治疗,两个月根治颈椎病。

  俩月就能根治颈椎病?

  奇经堂“大夫”介绍,“奇经疗法”就是点穴和药贴,治疗的颈椎病“比较严重的话,一般两个月能根治。”

  望京有一家“北京奇经堂”,位于利泽西街一栋高层居民楼的二层。这家门店的青底白字的招牌在一排足疗店和房产中介的门脸中间,显得相当“低调”。

  “我是大夫。”一位瘦削的男子将记者引入入门厅尽头的一间诊室内。这间诊室用一扇玻璃门隔出,一张按摩床上,半截白床单耷拉在地。

  这位“大夫”介绍,他们的“奇经疗法”就是点穴和药贴。其中,点穴75元一次;药贴16.5元一贴,可以使用两次,做一个星期。“但有的病人需要贴很多贴,最多要贴20盒。”

  在询问了睡眠、饮食、血压情况之后,“大夫”自信地说,记者想治疗的颈椎病“比较严重的话,一般两个月能根治。”

  治疗一次估计要用8盒药贴,加上点穴,一个星期415块钱。另外还要购买150元一盒的纽扣大小、环状的梅花针。

  此外,店内还有一些螯合钙、红花油等保健品在售。“大夫”介绍,“这些药物是由生物泰斗牛满江研制。”

  据他估计,“奇经堂”一个月大概接诊40来位病人。不过,“奇经堂”不具备诊断能力,“我们只管治疗”。

  在北京,“奇经堂”共有6家,分别位于望京、呼家楼、回龙观、定慧寺、通州、石景山。此外,湖南、安徽、广西、吉林等地还有分店。

  张必清对“奇经堂”的定位,是全国连锁健康服务机构。

  “教授”发明的“神秘穴位”

  他发明的“奇经技术”提出“病从颈生,治病从颈”,奇经堂宣称对“神经、肌肉、关节、韧带的各种疾病有手到病除之功”。

  张持彬是张必清的安徽同乡,自称曾跟张必清学习过一两年。

  张持彬称张必清为“教授”。他说,张必清发明的“奇经技术”提出“病从颈生,治病从颈”。而在奇经堂柜台前,宣称这种疗法对神经、肌肉、关节、韧带的各种疾病有手到病除之功。

  12日,张持彬现场演示,按住记者后颈中间偏右的地方,由上至下戳了几个点。“颈一穴、颈七穴、颈二和颈五。”然后解释,“头晕的话,点这几个穴,就能治好,这些穴位的名字,都是‘教授’自己起的。”

  记者12日咨询多家“北京奇经堂”,均被告知,张必清几乎不坐诊。众口一词的原因,是他“年纪大了”。

  但张持彬说,张必清今年60岁。公开资料也显示张必清生于1954年。

  两年前,继张悟本、马悦凌事件后,张必清和“奇经疗法”,也遭到了质疑。《环球时报》等媒体通过采访多位专家,揭“奇经疗法”存在理论不科学、患者疗效显著多是“托儿”、“奇经堂”一种方子治百病等多种问题。

  张必清的“神秘”身份

  “他的手机号码没人知道,谁都不给。”张持彬说,有事找他需要预约,并由他决定“见或不见”。

  张必清有一系列耀眼的头衔:世界自然医学联合会副主席、世界中医骨伤科联合会副主席、北京奇经中医研究院院长、奇经诊疗方法发明人……

  据《环球时报》报道,张必清的老家泾县县委在回应媒体质疑时,曾表示,据他们掌握的情况,张必清就是小学文化,转业军人,在部队里曾担任过卫生员。20世纪90年代初,曾在泾县卖过“神鞋”。该工作人员表示,张必清并没有在当地任何医院工作过。

  实际上张必清本人与他的“奇经技术”一样神秘。张持彬也不常见到“教授”。对于张必清的“忙”,张持彬解释称“他主要出去讲课,到处都讲”。

  在一套“奇经堂珍藏版”的光碟上,记载了张必清的四次讲座,分别是在央广健康电视、广西卫视、读书频道、北京卫视生活频道。

  “奇经堂”公司向记者确认,目前在北京各家“奇经堂”门店坐诊的,多是张必清的学生。据张持彬估计,张必清有200多弟子。现在已经不收弟子了。

  张必清的“神秘”,还体现在他的难以联络。“他的手机号码没人知道,谁都不给。”张持彬说,如果有事情找他,全部要到公司预约,由张必清来决定“见或不见”。

  张持彬说,张必清曾给很多名人看过病,他记得包括某影视大腕的父亲。张必清也偶尔在家接诊,都是一些“有来头”的人,“比如明星,有身份的人。”

  不显山不露水的阔绰

  遭到质疑后的张必清和“奇经堂”,显得更加谨慎。

  两年前有记者暗访“北京奇经堂”时,看到各连锁店墙壁上都悬挂着张必清的照片。如今,在“奇经堂”,已看不到任何宣传“张必清”的画面和标语。张持彬去过两次张必清位于白石桥的家。他所描述的位置、面积、陈设等信息与“最牛违建”相符。

  “占地特别大,有1000多平方米。”他用双手摊开,比划着张必清铺张的排场。“楼上是歌厅,像KTV一样,老有名人去他那里唱歌。”

  张必清的阔绰,民间也可追寻到一些传说。在张必清的老家安徽泾县丁家桥镇,有一所学校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必清中学”。记者从该学校官网上了解到,这所中学原先叫丁桥初级中学。1997年接受了张必清的100万元捐款。改扩建之后,即改成了现在的名字。

  位于朝阳区大屯乡的紫玉山庄,是北京一处高档别墅区。2006年,有媒体曾报道过一起业主同物业的纠纷事件,业主称被要求缴纳“天价物业费”。

  那一次,“针灸专家张必清”作为业主之一接受过媒体的采访,称自己的别墅400平方米,一个月物业费要付5000元。

  张必清还曾对人济山庄物业表示:“我既然敢住这,我就不怕谁告。一些名人来唱歌你不能不让他们唱?”  

  据新京报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