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封面
 第A02版:城事 精要闻
 第A03版:城事 鲜知道
 第A04版:城事 新发布
 第A05版:城事 漫新闻
 第A06版:温暖常州 周末关爱
 第A07版:温暖常州 龙城志愿者
 第A08版:温暖常州 常州好人
 第A09版:城事 淘家乐
 第A10版:城事 新市井
 第A13版:城事 家门口
 第A14版:时事 今看点
 第A15版:时事 揽九州
 第A16版:时事 观天下
 第A17版:时事 热聚焦
 第A18版:证券 咨讯通
 第A19版:毗陵驿 连载
 第T01版:品质锋尚
 第T02版:生活
 第T04版:美食
 第T03版:乐活
 第A21版:毗陵驿·闲趣
 第A22版:竞技场 综合
 第A23版:文娱圈 影视
 第A24版:文娱圈 话题
第A13版:城事 家门口  
    标题目录
一路、两河、三点,春天的亮黄色在不经意处闪现
那一抹亮黄色,是渐行渐远的乡愁
常州日报 数字报纸
常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32-0103
3上一篇  
2015年3月27日
常州的油菜花面积,近15年来一直在减少
那一抹亮黄色,是渐行渐远的乡愁

  

  每年的三四月份,总有一场约会如期而至,那就是如梦似幻的油菜花铺满大地。2013年3月,我们带你穿越了“S239,常州的菜花大道”,绵延六七十公里的油菜花在市民中引发赏花热潮。2014年春天,我们数次往返溧阳和金坛,精选常州油菜花的大美风景,用无人机航拍,从数百米高空,换一个角度俯瞰油菜花们舞出的千姿百态的大地艺术。

  今年,我们得知了一个让人不安的数据,常州的油菜花面积近15年来逐年减少,市区范围内更是少得可怜。为了留住这份日渐远去的美景,为了这份渐行渐远的乡愁,我们通过多日踩点,在农技专家的帮助下,画出了常州市区的油菜花地图。

  数据  今年全市油菜花面积是15年来最少

  提起油菜花,市农技推广中心的农艺师李伟海说得十分直截了当:常州的油菜花面积在全省都算是低的,从2000年以来,几乎年年都在递减。

  根据历年统计,2000年以前,我市的油菜花面积保持在60多万亩的水平,2000年更是达到了创纪录的74.5万亩。随后逐年下降,2006年还有61万亩,2007年“跳水”到37.8万亩,此后年年递减。今年统计全市油菜花面积20.6万亩。    

  其中溧阳金坛加起来占到90%以上,武进新北还有零星种植,其中武进9000亩,新北5000亩,天宁钟楼戚区已经几乎看不到了。           

  之所以逐年递减,主要是因为油菜的比较效应差,农民都不愿意多种,比如油菜用的工人多,人力成本高,比如油菜的机械化水平不高,不能节省人力;比如油菜籽的价格低,城市居民吃菜油的越来越少了。现在还保留下来的油菜,多是散户自己种的,拿给榨油的人换油吃,不是作为经济作物售卖了。

  正因为如此,所有这些消失的油菜花田,已经变成了小麦田或其他高价值经济作物了。

  记忆  油菜花离城市越来越远,越来越少

  在通江大道与赣江路路口旁,新北区野田里村,一眼望去,建新河桥两侧的河岸上、村舍旁的农田里、村道边的田埂上,阳光下一片满满的金黄色,粗略估计总有四五十亩油菜花。不过印象中曾经的一大块黄色,大约10多亩的样子,已经被围墙圈了起来。         

  2013年3月,记者在这里巧遇河南开封的养蜂人马治清。今年还在同一地点,他又来了,还把老婆和3岁的小孙子都带来了。作为从2002年就来常州的养蜂人,他对常州市区北边的油菜花情况了如指掌。

  最开始,新闸老武进化肥厂旁有大片油菜花,是他的风水宝地。但是时间不长,那里的油菜花没了,他被迫搬家,蜜蜂带着他找到了新北区兰翔新村,但是没两年,随着城市发展,油菜花又没了。他再次寻找,就找到了现在的中央花园那边,很快油菜花也没了,他就再转往薛家的德胜河边。虽然河两岸油菜花开得繁茂,可毕竟位置有点偏,不利于转场和卖蜜,于是他又一路找到了安家黄城墩村,可位置还是有点远。最后又在2012年来到了野田里村,算是长住了下来。

  马治清说,每年春天他都追逐着油菜花而来,总的感觉就是油菜花离城市越来越远,离江边越来越近,数量面积也越来越少。现在他每到一地,都不敢贸然钉蜂箱、下屋桩,如果面积少得太多,连蜜蜂自己都不够吃喝,就必须马上搬家了。像今年3月6日,他就来到了野田里村,先到处走了一遍,发现虽然比去年少了一大块,但是供蜂采蜜还是够的,这才定定心心住下。3月21日春分前后,天气暖和油菜花开放,蜜蜂已经采了一次,解决了自己的温饱后,再过两三天就能给他酿蜜、结胶、产蛹了。

  故事  油菜花成了他们难以忘却的乡愁

  在通江路东侧,盘龙苑小区与金月亮织物厂之间,有两块大面积的空地,里面分别种有约50亩和近100亩的油菜花。与大路相连的是两条“乡间小路”,坑洼的泥土里夹杂着一些杂草。一步步走下去,不规则分布的油菜花,如同一片金黄色的海洋,在空地中显得特别耀眼。

  在50亩的油菜花地旁,73岁的陈小毛,头发花白但是有着壮实的身体,抡动一柄10多斤重的锄头,好像不费力一般。他说这里原来是龙虎塘井目村,他就是村里的农民,除了种地,他还去工地打工赚钱。后来井目村开发,留下了一片空地。作为庄稼人,他看到空地就会想到油菜花黄、小麦泛绿和蔬菜满茬,于是他和十多个老村民一起,来到空地里,共同种下了这片油菜花,结籽榨油吃。他觉得这菜油的味道,才新鲜,才有乡土的味道,才让他知道自己是离不开土地的农民。

  在100亩油菜花里,70岁的朱老汉正在锄地,打算种些新鲜蔬菜。朱老汉说自己原来也是村里的农民,现在搬到盘龙苑住了,但他就是放不下农活,想歇也歇不住。用他的话说,如果彻底离开土地,再也看不到春天的油菜和夏天的小麦,他会很不适应的。

  为了再一次亲密接触打了大半辈子的老土地,他每天早上骑车,赶近1公里路,到地里拾掇作物,中午在田边搭的窝棚里休息,晚上骑车赶路回家,依然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朱老汉觉得,这才是他应该过的真正的生活。

  徐萱 舒翼 文 朱臻 摄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很不满意